天帝考

avatar
avatar
ChineseCS
147
文章
0
评论
4月 1, 201703:26:55 评论 3,220 9668字阅读32分13秒

天帝考

闽漳后学严保禄谟定猷氏著

天帝考题解

《天帝考》是清初闽漳的天主教信徒严谟所著。严谟,字定猷,教名保禄Paul,抄撰《诗书辨错解》。本书共42面,本书根据梵蒂冈教廷图书馆(Bibl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所藏的手抄本编辑整理,文献码为: Rac.Gen.Or.III-248(10)号。[1]

《天帝考》分成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作者摘录的《尚书》、《诗经》、《四书》中有关天与上帝名称的语句,以及作者对这些经典的注释说明;[2]第二部分是作者的观点。他把古代经典中对上帝的描述进行分类,并对“上帝”与天主的差异进行了说明,得出“古中之称上帝,即太西之称天主”的结论。

《天帝考》的著述缘由大约是由“礼仪总是问题”。利玛窦逝世后,中国天主教传教士之间,对祭孔、礼祖问题发生了歧见,关于“上帝”或“天”之能否用以称天主教所敬之天主,亦曾发生龃龉。

明末时期,漳州是耶稣会士的传教地,后来,多明我会士也进入福建,遂发生书中所提到的“初来铎德”[3]与“新来铎德”的争执。作者坚持认为,中国古代经典中的“天”与“上帝”即西方天主教所信仰的上帝。他态度谦和中庸,力图调和中国传统和天主教信仰,以及不同教派之间的矛盾。“初来铎德,与敝邦先辈,翻译经籍,非不知上帝即天主,但以古书中惯称,人见之,已成套语。又后代释老之教,同上帝以为人类,又其号至鄙,其位至卑,俗人习闻其名不清,故依太西之号纽摄称为天主。非疑古称上帝非天主而革去不用也。今愚忧新来铎德,有不究不察者,视上帝之名,等于异端,拘忌禁称,诬敝邦上古圣贤以不识天主,将德义纯全之人,等于乱贼之辈,邪魔之徒。”所以他“备录经书所言,而略附愚论于后,惟祈公心破惑,共跻同美,以合大主之意焉。”

《天帝考》曾得到罗[4]、万、南[5]、鲁、毕、聂[6]、李[7]等传教士的首肯,代表了耶稣会的观点。后来,乾隆七年(1742),教皇本笃14世,出谕严禁以“上帝”或“天”称天主,并禁止再起争执。

 

天帝考目录

天帝考题解... 5

天帝考目录... 7

前言... 8

第一节  录《尚书》、《诗经》、《四书》中所言上帝言天... 9

一、《尚书》中天与上帝释义... 9

二、《诗经》中天与上帝释义... 12

三、《四书》中天与上帝释义... 15

第二节  附愚论... 16

一、中国之“上帝”即太西之“天主”... 16

二、天主奥理答疑... 19

三、天主之名释疑... 20

四、“上帝”二字比“天主”更好... 21

五、写作缘由... 21

前言

此书因近有疑敝邦古书中所称上帝者,故著兹。谨抄呈祈师鉴。俯采过各省罗、万、南、鲁、毕、聂、李诸位师,并祈将本与抄存之以备参考,亦刍议也。

教下严保禄顿首拜上

□大老师□天域

 

第一节  录《尚书》、《诗经》、《四书》中所言上帝言天

一、《尚书》中天与上帝释义

1、肆类于上帝。(见《舜典》)

肆遂类,祭名。此舜初即位,祭告上帝之词。

2、皇天眷命,奄有四海,为天下君。(见《大禹谟》)

眷顾奄尽。此益言天眷尧之德,使之为天下君也。

3、天之历数在尔躬。(见《大禹谟》)

历数者,帝王相□[8]之次第。此舜命禹摄位之词。

4、天叙有典,天秩有礼,天命有德,天讨有罪。(见《皋陶谟》)

叙者,君臣父子兄弟夫妇朋友之伦叙也;秩者,尊卑贵贱等级隆杀之品秩也。天命有德之人,天讨有罪之人。此皋陶告禹以人君之典礼命讨,皆由於天也。

5、以昭受上帝,天其申命用休。(见《益稷》)

以此明受於上帝,天岂不重命而休美之乎?此禹告舜能慎其在位,则天之眷命愈加也。

6、敕天之命。惟时惟几。(见《益稷》)

敕,戒敕,几事。惟时者,无时而不戒敕也。惟几者,无事而不戒敕也。此舜将作歌,而述其所以歌之意也。言天命无常,无时无事不可不戒也。

7、天用剿绝其命,令予惟恭行天之罚。(见《甘誓》)

言有扈氏获罪於天,天用剿绝其命,令我伐之,为敬行天之罚而已。此夏启征有扈誓师之词。

8、有忧多罪,天命殛之。予畏上帝,不敢不正。(见《汤誓》)

夏桀暴虐,天命殛之。我畏上帝,不敢不往正其罪也。此商汤伐夏誓师之词。

9、惟天生民有欲,无主乃乱。惟天生聪明时乂。(见《仲虺之诰》)

民生有耳目口鼻爱恶之欲,无主则争且乱矣。天生聪明者,所以为之主而治其乱者也。此仲虺明汤伐夏之词。

10、夏王有罪,矫诬上天。帝用不臧, 式商受命。钦崇天道,永保天命。(见《仲虺之诰》)

矫擅诬罔,臧善式用。桀矫诬诈罔,天用不善其所为,使有商受命。钦崇者,敬畏尊奉之意。钦崇乎天道,则永保乎天命矣。此亦仲虺明汤伐桀之词。

11、惟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性,克绥厥猷惟后。(见《伊训》)

皇大衷中,若顺恒常,克能绥安猷后君也。言大矣上帝,降至中正之理於民,民因之而有仁义礼智之常性,而能使之安行乎道者惟君。此汤克夏训众之词。

12、天道福善祸淫,降灾于下,以彰厥罪。(见《汤诰》)

言天之道,善者福之,淫者祸之。桀既淫虐,故天降灾以明其罪。此汤数桀之词。

13、尔有善,朕弗敢蔽。罪当朕躬,弗敢自赦。惟简在上帝之心。(见《汤诰》)

简,阅也。人有善不敢以不达。己有罪,不敢以自恕。简阅听于天。此亦汤诰众之词。

14、惟上帝不常,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见《伊训》)

不常者,去就无定也。为善则降之百祥,为不善则降之百殃,各以类应也。此伊尹训太甲之词。

15、先王顾諟天之明命,天监厥德,用集大命。(见《太甲》)

顾諟,常目在之也。諟古是字。监,视也。言汤常目在是天之明命,故天视其德,用集大命,以有天下。此伊尹告太甲之词。

16、惟天无亲,克敬惟亲。(见《太甲》)

言天之所亲在於能敬者,此亦伊尹告太甲之词。

17、天难谌,命靡常。夏王弗克庸德,皇天弗保。监於万方,眷求一德。克享天心,受天明命。非天私我有商,惟天祐於一德。(见《咸有一德》)

谌信,天之难信,以其命之不常也。桀之失,汤之得,以此一德者。纯一之德,不杂不息之义。汤之君臣皆有一德,故能上当天心,受天明命,而有天下。非天有所私也。此亦伊告太甲之词。

18、恭默思道,梦帝赉子良弼。(见《说命》)

言恭敬渊默以思治道,梦帝与我以贤辅。此殷高宗告众得传说之词。

19、惟天聪明,惟贤时宪。(见《说命》)

天之聪明,无所不闻,无所不见,惟人君法之也。此传说告高宗之词。

20、惟天监下民,典厥义。降年有永有不永,非天夭民,民中绝命。(见《高宗肜日》)

典,主也。义者,理之当然,行而合宜之谓。言天监视下民,其祸福予夺,惟主义何如耳。降年有永有不永者,义则永,不义则不永,非天夭绝其民,民自以非义而中绝其命也。此祖已告高宗之词。

21皇天震怒,命我文考,肃将天威。(见《泰誓》)

言殷纣残虐万姓,皇天大怒,命我文王敬将天威,以除邪虐。此周武王伐纣誓师之词。

22、乃夷居弗事上帝神祗。(见《泰誓》)

言纣夷踞废上帝及百神之祀。此武王责纣之词。

23、天佑下民,作之师,作之师。惟其克相上帝,宠绥四方。(见《泰誓》)

佑,助宠爱也。言天助下民,为之君,以长之,为之师,以教之。惟其能左右上帝以宠安天下。此亦武王之词。

24、商罪贯盈,天命诛之。予弗顺天,厥罪惟钧。(见《泰誓》)

贯通,盈满,钧同也。言纣积恶,天命诛之。今不诛纣,其罪与同。此亦武王之词。

25、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从之。(见《泰誓》)

言天矜怜於民,民之所欲,天无不从之。此亦武王之词。

26、上帝弗顺,祝降时丧,予一人恭行天罚。(见《泰誓》)

祝,断也。言纣悖乱天道,故天弗顺,而断降是丧亡也。我敬行天之罚也。此亦武王之词。

27、予小子敢祗承上帝,以遏乱略。(见《武成》)

言敬承上帝,而遏绝乱谋。此亦武王伐纣之词。

28、惟天阴隙下民,相协厥居。(见《洪范》)

隙定相辅,协合天于冥冥之中,默有以安定其民,辅相保合其居止。此武王问箕子之词。

29、鲧汨陈五行,帝乃震怒,不畀洪范九畴。彝伦攸斁。禹嗣与,天乃锡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见《洪范》)

汨陈,乱列也。洪范九畴,治天下之大法也。彝伦,常理也。此箕子告武王之词。

30、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见《金滕》)

言武王乃受命於上帝之庭,布文德以佑助四方。此周公之词。

31、予惟小子敢替上帝命。(见《大诰》)

替,废也。上帝之命,其可废乎?此周成王伐武广之词。

32、文王克明德,闻於上帝。帝休,天乃大命文王。殪戎殷,诞受厥命。(见《康诰》)

言文王明德昭升,闻於上帝。帝用休美,乃大命文王殪灭大殷,大受其命。此武王告康叔之词。

33、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兹大国殷之命。惟王受命,无疆惟休,亦无疆惟恤。(见《召诰》)

元子,嗣天位者,言纣也。休美恤忧,言皇天上帝命之不可恃如此。今王受命,固有无穷之美,亦有无穷之忧。此召公告成王之词。(已上俱《尚书》)

二、《诗经》中天与上帝释义

34、帝命不违,至于汤斋。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见《长发》)

违,去斋时与之会也。降,生也。迟迟,久也。祗,敬式法。九围,九州也。言商之先祖,既有明德,天命未尝去之,以至於汤。汤之生也,应期而降。适尝其时,圣敬又日跻升,以至昭格於天,久而不息。惟上帝是敬,故帝命之以为法於九州也。此殷人颂汤之德之词。

35、皇矣上帝,临下有赫。监观四方,求民之莫。上帝耆之,增其式廓。(见《皇矣》)

皇,大。临,视。赫,威明也。监亦视。莫,定。耆,致。式廓,犹言规模也。言上帝临下甚明,但求民之安定而已。苟为上帝之所欲致者,则增大其疆域之规模。此周家推原具受天命之由也。

36、帝迁明德。(见《皇矣》)

言上帝迁此明德之君,使居歧周之地。此叙太王迁歧之事。

37、帝省其山,帝作邦作怼。(见《皇矣》)

省,视。怼,当作对,言择其可当此国者以君之也。言帝视其山,而见木扳道通,知人归者众。于是既作之邦,又与之贤君,以嗣其业。此叙天立王季之词。

38、维此王季,帝度其心。貊其德音,既受帝祉,施于孙子。(见《皇矣》)

度,能度物制宜也。貊,穆然清静也。祉,福。施,延。言上帝制王季之心,使有尺寸能度义。又清静其德音,使无非问之言。是以既受上帝之福,而延及於子孙也。此叙王季受天命之词。

39、帝谓文王,无然畔援,无然歆羡,诞先登于岸。(见《皇矣》)

无然,犹言不可知此也。畔,离畔。援,攀援 ,言舍此而取彼也。歆,欲之动羡爱慕,言肆情以狗物也。岸,道之极至处也。此言帝告文王之词。

40、帝谓文王,予怀明德。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见《皇矣》)

予,上帝自称也。明德,文王之明德也。言上帝眷念文王,而其德之深微,又能不作聪明以循天理也。此皆叙文王之德能受天命之词。

41、其香始升,上帝居歆。后稷肇祀,庶无罪悔,以迄于今。(见《生民》)

居安歆,飨肇始,言荐豆登以祭。其香始升,上帝已安而飨之,言应之速也。盖自后稷始祀以来,前后相承,兢兢业业之怀,恐有罪悔,获戾乎天。阅数百年,而此心不易,故曰庶无罪悔以迄于今。此言周家之世世用心如此,所以上帝飨之速也。

42、文王在上,於昭于天。文王陟降,在帝左右。(见《文王》)

言文王既没,而其神在上,一升一降,无时不在上帝之左右。此周公述文王之德之词。

43、上帝既命,候于周服。(见《文王》)

言上帝之命既集於文王,而商之臣子皆维服於周矣。

44、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见《文王》)

言上天之事,无有声臭可度。此亦周公之词。

45、维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见《大明》)

小心翼翼,恭慎之貌。昭明也,文王之德,於此为盛。亦周公述文王之词。

46、上帝临女,无贰尔心。(见《大明》)

贰,疑也。尔,武王也。此众人勉武王伐纣之词。盖知天命之必然,而赞其决也。

47、我将我事,维羊维牛,维天其右之。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时保之。(见《我将》)

言奉其牛羊以享上帝,而曰天其降而在此牛羊之右乎?盖不敢必也。又言天既享我,则我其敢不夙夜畏天之威,以保其所以降监之意乎?此以文王配上帝之乐歌。

48、时迈其邦,昊天其子之。(见《时迈》)

迈,行也。言我以时迪行诸候,天其子我乎哉?盖不敢必也。此武王巡狩之乐歌。

49、不显成康,上帝是皇。(见《执竞》)

皇,君也,言岂不显哉?成王康王之德,亦上帝之所君也。此颂周成王康王之词。

50、敬之敬之,天维显思,命不易哉。无曰高高在上,陟降厥事,日监在兹。(见《敬之》)

敬之哉,敬之哉!天道甚明,其命不易保也。无谓其高而不吾察,当知其聪明明威,常陟降於事、於吾之所为,而无日不监临于此,不可以不敬也。此成王述群臣戒己之言。

51、明昭上帝,迄用康年。(见《臣工》)

明昭之上帝,又将赐我新畲以丰年也。此周戒农官之词。

52、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见《假乐》)

申,重也。言周王之德,既宜民人,而受无禄矣。而天于王犹反覆眷顾之不厌。既保之,右之,命之,而又申重之也。此颂周王之词。

53、上帝板板,下民卒瘅。(见《板》)

板,反也。瘅,病也。言天欲安民,而今反其常,是必有以致之者。此凡伯刺厉王之词。

54、敬天之怒,无敢戏豫。敬天之渝,无敢驰驱。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尔游衍。(见《板》)

渝,变也。王,往通。言出而有所往也。旦,亦明也。衍,宽纵之意。言天之聪明无所不及,不可不敬。此亦凡伯之词。

55、荡荡上帝,下民之辟。(见《荡》)

荡荡,广大貌辟,君也。言此荡荡上帝,乃下民之君也。此亦刺厉王之诗。

56、昊天上帝,则不我遗。(见《云汉》)

遗,馀也。言天降旱灾,使我不见馀也。此宣王忧旱之词。

57、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彝,好是懿德。(见《烝民》)

烝,众。则,法。秉,执。彝,常。懿,美。言天生民,有是物莫不有法,是乃民所执之常性,故其情无不好此美德。此美仲山甫之诗。

58、民今方殆,视天梦梦。既克有定,靡人弗胜。有皇上帝,伊谁云憎。(见《正月》)

殆,危。梦梦,不明。言民今方危殆,疾痛呼诉于天,而视天反梦。然若无意於分善恶者。然此特值其未定之时尔。及其既定,则未有不为天所胜者。夫天岂有所憎而祸之乎?福善祸淫,上天当然之理。此大夫忧乱之词。

59、藐藐昊天,无不克巩。(见《瞻仰》)

克,能。巩,固也。言虽危乱之极,天亦无不能巩固之也。此勉幽王改过之词。(已上俱《诗经》)

三、《四书》中天与上帝释义

60、获罪於天,无所祷也。(见《论语》)

天尊无对,逆理获罪于天,岂他祷所能克乎?此孔子之言。

61、君子畏天命。(见《论语》)

君子知天命之可畏,则戒慎恐惧自不能已。此孔子之言。

62、郊杜之礼所以事上帝也。(见《中庸》)

古文有郊社之礼,皆所以事上帝也。此孔子之言。

63、存其心,养其性,所以事天也。(见《孟子》)

存,则操而不舍。养,谓顺而不害。事,则奉承而不违也。此孟子之言。

64、莫非命也,顺受其正。(见《孟子》)

人物之生,吉凶祸福,皆天所命。惟莫之致而至者乃为正命,故君子修身以俟之。所以顺受乎此也。此孟子之言。

65、虽有恶人,斋戒沐浴,则可以祀上帝。(见《孟子》)

此勉人之自新也。此孟子言。(已上《四书》)

第二节  附愚论

敝中邦古书,惟五经四子,其说可凭。然《易经》语象,非实谈事,《春秋》乃纪周末人事,《礼记》多秦汉著作。惟《尚书》、《诗经》二经,及四子书,其中所载为详,而语且无讹。今欲闻上帝所称为何,故谨摘录二经四书中所言上帝,言天之语,以备参考。

一、中国之“上帝”即太西之“天主”

1、古经中所言天与上帝

以今考之,古中之称上帝,即太西之称天主也。

⑴其尊无对

曰惟皇,曰皇矣,其尊无对也。

⑵其体无穷

曰荡荡,曰浩浩,其体无穷也。

⑶纯形

曰上天之载,无声无臭,纯神无形也。

⑷无终

曰维天之命,於穆不已,无终也。

⑸无所不知,无所不在

曰及尔出往,及尔游衍;曰陟降厥事,日监在兹;无所不知,无所不在也。

⑹无所不能

曰无不克巩,曰靡人弗胜,无所不能也。

⑺灵明权威

曰有赫,曰显思,曰聪明,曰震怒,灵明威权也。

⑻至神至活

曰视听,曰眷祐,曰锡保,曰监观,曰阴相,曰临下,曰无亲,曰靡常,曰作,曰降,曰矜,曰谓,至神至活也。

⑼生人生性

曰生烝民,曰降秉干下民,生人生性也。曰福善祸淫;

⑽赏善罚恶

曰命有德,讨有罪;曰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好善恶恶,赏善罚恶也。

⑾至仁至义

曰天矜於民,曰求民之莫,曰天命殛之,曰降灾于下,至仁至义也。

2、圣贤之学惟有敬天

顺之者则为圣贤,曰永言配命,曰克享天心,曰顺帝之则。逆之者则为小人,曰矫诬多罪,曰秽德升闻,曰不知不畏。所以历观古圣人事上帝之学,曰敕天之命,惟时惟几。曰圣敬日跻,昭格迟迟。曰小心翼翼,昭事上帝。曰敬之,天维显思。曰获罪於天,无所祷也。曰存心养性,所以事天。唐虞夏商周孔孟之学如一也。

3、行止禀乎上帝

盖古人一行一动,无有不禀以上帝者。

⑴传天位

传天位,则曰天之历数在尔躬。

⑵命臣职

命臣职则曰亮天功,代天工。

⑶行放伐

行放伐,则曰致天之罚,畏上帝,不敢不正;曰帝休大命殪戎商,祗承上帝遏乱略。

⑷举贤

举一贤,则曰天命有德;曰尔有善,朕弗敢蔽。简在上帝之心,吁俊尊上帝。

⑸罚罪

罚一罪,则曰天讨有罪,曰天用剿绝其命;曰罪当朕躬,弗敢自赦。

⑹立天子

立为天子,则曰皇天眷命,奄有四海;曰帝命式于九围;曰作之君,作之师;曰上帝是皇。

⑺建国都

建国都,则曰增其式廓,此维与宅;曰帝迁明德,帝省其山。

⑻心有德善

心有德善,则曰锡王勇智,曰天生聪明,曰帝度其心,曰天之牖民。

⑼事有福庆

事有福庆,则曰昭受上帝,申命用休,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⑽每年祭

每年必祭,其礼甚尊。

⑾每事必告

每事必告,其情甚亲。

⑿祈祥

灾祥必祈,权能知属。

⒀报恩

受获必报,美利知恩。

⒁知命乐天

以至行止死生,无不曰有命;贫穷患难,无不曰乐天。

⒂无处不谨

明旦阁室,无一处不谨,其无敢不愧之衷。

⒃率性俟命

须史夭寿,无一时不深其率性俟命之学。

凡圣贤诸百德行,何一不从事上帝来者,则古中之称上帝,即太西之称天主无疑矣。

二、天主奥理答疑

或曰,天主无始自有,主体有三位一体之奥,天主有造成天地神人物之工,向书中并无言之。

1、中古圣贤慎言天主奥理

曰,天主无始与三位一体之奥理,极超人性,天主未降生前,非出天主之默示,人亦不能知,亦不敢言。其造成天地神人物之序,非居如德亚,见古经,亦不能知,亦不敢言。中古圣贤之无言此者,盖其当也,盖其慎也,不可以此责其有关,而以其所称上帝谓非天主也。

2、古书中含天主奥理

且其所言上帝,灵明威权无有在其上者,则无始之义亦在其中矣。曰生烝民,曰天生人,曰降衷,曰物则,则虽不言某时造天地,以土造人身,又造灵魂其中,然亦已知上帝生人锡性矣。

3、古书中无三一奥理之幸

至三位一体,则万万不可及。虽然吾正幸吾上古圣贤之言简而意慎也。《论语》曰:“子罕言命”。又曰:“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使言多,则必有旁溢假借之语。万一其中有一二疑似之言,今之论者,必执以为非天主矣。岂必语入于邪始可疑,即有但如太西古经之言天主者,则上帝亦必被诬为非天主矣。何以言之,古经云:天主父语天主子曰:“我今日生尔”。又天主将罚琐法马五城,曰:“我不信,我且下观之”。又如太西古画,三位皆有像。如此类者多,使非解释明白,人将谓天主非无始者,三位有大小先後;天主有所不知,有所不在;且非无形矣。将何以这辩乎?今幸吾经书中无一语疑似,岂非上古慎言简言之利溥哉?

4、诸子书中有天主奥理

他如诸子书中,亦有言似明过于诗书者。如庄子称造物者,又云,百夫未始夫有始也者。伯阳父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函三为一。又汉世祭三一,想亦古初有所传闻,但今不敢引以为证,以其中语多不纯,不如勿语之为更当也。

三、天主之名释疑

或曰,既称上帝,有时又称为天,何也?天,则非天主矣。

1、单言帝以别于天

曰,此古人之借称也。经书中单言帝,言上帝,言皇矣上帝,皇皇后帝,荡荡上帝,之类不可胜数,不属天也。

2、兼言天帝以别于人主

有时称为皇天上帝,昊天上帝者,盖此表明之法也。人目所见,惟天为大,言天所以引吾聪明以知上帝之大。止言帝,人主亦有称帝之文,不举天不足以表明其大也。

3、单言天以借称上帝

至於经书中有时单称天者,此又用字法也,是天以言帝也。今人称顺天知府为顺府,知县为县,岂城郭即为知府、知县乎?称主上为朝廷,为陛下,岂殿宇阶级即为至尊乎?不过借以为称指耳。夫以人类之显见可见,尚必借称如此,岂以纯神非形体之上帝,而不可借一天以称之,以引人思想之有所归宿乎?此等用字,古人亦妙,非有错也。故其所言天者,皆灵明威权之事,悉非穹苍九重之圆体所有者,亦不忧其疑混也。

4、帝与天混用指上帝

况经书于一句中,上帝与天两两俱用,如昭受上帝,天其中命;如矫诬上天,帝用不臧;如帝乃震怒,天乃锡禹;如视天梦梦,有皇上帝;等等不一,亦不患人之疑天字谓非以指言上帝矣。

5、“上帝”即“天主”

总之,天主无名,因人之互视而名。上帝与天主之称,共以表其至尊无上而已,非有异也。如言人主为君,为后,为辟,为皇,共是一君。如言父为父,为爷,为亲,共是一父。盖当视其所指者之何义,岂可以异地之殊称,而谓彼是君父,此非君父,上帝非天主哉?

四、“上帝”二字比“天主”更好

不知上帝二字之称,比天主二字更好。盖必如太西称为天地万物之主宰,始为恰当。若纽摄作天主二字,反不如上帝之称为更妙也。何也?帝者,君也。上,则天上之大君,其包则天地万物在其中矣。称为天主,彼不知者,但以为属於天。汉世亦有天主、地主、山主之分,不几乎小哉?然天地万物之主宰,多字难以名呼,无奈纽摄,自有解说显明,亦不妨也。初来诸铎德,与敝邦先辈,翻译经籍,非不知上帝即天主,但以古书中惯称,人见之,已成套语。又後代释老之教,目上帝以为人类,又其号至鄙,其位至卑,俗人习闻其名不清,故依太西之号纽摄称为天主。非疑古称上帝非天主而革去不用也。

五、写作缘由

今愚忧新来铎德,有不究不察者,视上帝之名,如同异端,拘忌禁称;诬敝邦上古圣贤以不识天主,将德义纯全之人,等於乱贼之辈,邪魔之徒。其谬患有难以详言者,故备录经书所言,而略附愚论於后。惟祈公心破惑,共跻同美,以合大主之意焉。至诗书中,文原明白。有一二条,被後儒错解,不足以掩原义。愚亦著有诗书辨错解一册,倘欲详考,或可再读也。

 

闽漳后学严保禄谟定猷氏著

[1] 辑入《天主教东传文献》续篇,第一册,载《中国史学丛书》,台北:学生书局,1966-67影印版。

[2] 《尚书》中所言上帝与天其次序是按《尚书》篇章的次序,《诗经》与《四书》亦是如此。全书所录有《尚书》之舜典、大禹谟、皋陶谟、益稷、甘誓、汤誓、仲虺之诰、汤诰、伊训、太甲、说命、泰誓、武成、洪范、金滕、大诰、康诰、召诰。《诗经》则录有长发、皇矣、文王、大明、时迈、执竞、敬之、臣工、假乐、板、荡、云汉、烝民、正月等篇。此外则《论语》、《中庸》、《孟子》。

[3] “铎德”为“撒责尔铎德(sacerdote,原形sacerdos)”的简称,指司祭,今称“司铎”、或“神父”。

[4] 罗如望,字怀中,Joāo da Rocha,葡萄牙人,生于1565年,1591年到达澳门,在韶州、南昌、南京、江西建昌、漳州、嘉定、杭州传教,1623年卒于杭州。在南京为瞿太素、徐光启举行洗礼。曾自建昌至漳州传教,年代不详。按泰昌年(1620)儒望在嘉定建造第一所教堂。可知其赴漳州,必在万历末年,泰昌年之前(方豪语)。

[5] 若以之为比利时人南怀仁(Ferdinand Verbiest,字敦伯,生于1623年,1658澳门、西安、北京等地传教,1688年卒于北京),则年代相去太远。

[6] 聂伯多,字石宗,Pietro Canevari,意大利人,生于1596年,1630年来华,在杭州、开封、福建泉州、延平、商州、江西南昌、北京、广州、南昌等地传教,清康熙十四年(1675)年卒于南昌。

[7] 李玛诺,字海岳,O Velho Manuel Diaz,葡萄牙人,生于1559,1597到达澳门,在澳门、北京、澳门、韶州、南昌、南京、澳门等处居留, 1639年卒于澳门。天启六年(1626)曾居嘉定。崇祯三年(1630)李玛诺曾上书耶稣会总会长,讨论是否可以用“上帝”称天主教所敬之神,其研究结果则为肯定的,按与本书合(方豪语)。

[8] 原文不清。疑之为“维”或“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