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释氏之非等

avatar
avatar
ChineseCS
147
文章
0
评论
4月 1, 201704:58:33 评论 3,032 11903字阅读39分40秒

论释氏之非等

 

论释氏之非等目录

论释氏之非等目录... 261

论释氏之非.... 264

一、戒杀之妄... 264

二、轮回之妄... 265

三、地狱不可破... 266

四、富贵不可预修... 266

五、佛以害人为意... 267

辟轮回非理之正.... 268

一、今人多而前人少... 268

二、先有物而后有人... 268

三、上古茹毛饮血... 268

四、圣贤杀生除害... 268

五、轮回不可胜数... 269

六、食素也难免杀生... 269

七、佛亦杀生犯戒... 269

八、轮回之说尊形贱性... 269

九、轮回之笑谈... 269

问释氏轮回答.... 270

小引... 270

第一节  天教不言轮回,其理可详辩之... 271

一、天教和中国圣贤不言轮回... 271

二、天主以新灵生人... 271

三、天主以原祖传生人类... 271

四、天主为生人物之主... 271

五、天主生人物之魂有别... 272

六、戒杀将陷圣贤于昧理... 272

七、轮回上说置圣贤于大罪... 272

八、佛教亦犯杀生之罪... 272

九、天主生物以备人用... 273

十、天主造物义理无穷... 273

十一、人之灵魂有天主形像... 273

十二、释氏不识天主... 273

十三、轮回之说创自闭氏... 273

第二节  补遗... 274

一、婴孩非由轮回转世... 274

二、婴孩能言系魔鬼附体... 274

三、魔鬼也能设计诱人... 274

四、遵天教可辟轮回之妄... 274

五、天神护佑可明轮回之妄... 274

六、释氏以轮回骗人... 274

七、佛教徒亦是可爱之人... 275

八、当信认天主... 275

跋... 276

天主圣教约言.... 277

一、天主是造物主... 277

二、天主无始无终... 277

三、天主生元祖... 277

四、人当敬爱天主... 278

五、性有三等,人魂不灭... 278

六、天堂地狱赏善罚恶... 278

七、现世善恶之报... 279

八、升天堂之法... 279

九、信从天主教之法... 279

十、天主十诫... 280

十一、十诫之旨... 280

教要解略.... 281

天教事神圣与佛道不同... 281

天主圣教蒙引.... 282

佛乃忘本不孝之人... 282

天主圣教撮言.... 283

拜佛得罪天主... 283

圣教要训.... 284

佛、菩萨不能救人... 284

入门问答.... 285

佛乃忘本不孝之人... 285

论释氏之非[1]

释氏之诬民也,悉以戒杀吃素为旨以惑人,论者当即其戒杀吃素之言以辟之可也。

一、戒杀之妄

1、以禽兽之生证戒杀之妄

⑴禽兽不主其生

今问释氏:禽兽之生,为自主耶?抑谁主之?如谓自主其生,则焉有乐害于己,而生不己者乎?能自主其生,即能自其不生,天下将无禽兽矣,杀焉用戒?

⑵佛不主禽兽之生

如谓佛主其生,今佛方严于戒杀,岂反生禽兽而诱人犯罪乎?则必不生,天下亦将无禽兽矣,杀焉用戒?

⑶天主主禽兽之生

今生者杀之,多杀多生,少杀少生,则知禽兽之生,非自主,亦非佛主,是天主主之也。

⑷天主生禽兽以为人用

天主特为人用,而生万物,佛安得而阻之?所以杀之者愈多,而生亦愈多矣。观夫豕,人食者多,则其所生亦多。牛马以代耕乘,人食者少,则所生亦少。至于水族,无论贫富之人,皆食之,不啻亿万计矣。佛总不知生,又何戒乎杀?

2、以赏罚证戒杀之妄

⑴佛不主赏罚

且天地间赏罚,佛主之乎,抑天主主之?如佛主赏罚,彼即能禁生物者不生,天下亦将无禽兽矣。今杀者自杀,生者自生,佛一无所阻,则知赏罚,亦非佛主,而为天主主之也。

⑵天主赏善罚恶

天主之主赏罚也,是赏为善者而罚为恶者;非赏吃素,而罚杀生者也。佛不亦枉用心

3、戒杀是爱禽兽而杀人

又佛氏,在禽兽,则蠢动皆不可杀;在人,则欲其男为僧、女为尼,使绝其生育。果如其教,不数十年而人类尽矣。如男为僧而不耕,女为尼而不织,不两寒暑人皆冻馁死矣。奚待数十年哉?人类尽,则所哀皆不杀之禽兽遍天下耳。是佛之心何心?与爱禽兽之心,正杀人之心也。

二、轮回之妄

1、轮回之说有悖善恶报应

⑴天主以天堂地狱报人

夫天主之生人也,善人有小恶,则或使受世之贫苦;恶人有小善,亦或使享世之富余;后则此天堂地狱主报之。

⑵佛以轮回诱人施舍

佛氏谬云,今富贵者,因前世施舍而得;贫困者,因前生不施舍而不得。彼何意耳?惟冀富贵之人,慕前世施,今当再施,将分其有以与我也。今贫困之人,惧前世之不施,今当减口斋僧,亦惟欲其与我。正不顾千人之饥,止欲一己之饱耳。

2、轮回之说不含人伦物理

⑴天主重人伦而生人不同

又天主之生人,亘古及今,人面并无一同。主之用意,一为男女有别,一为善恶之辩。 且不独人面,即音声亦无一同,恐别于昼,而不别于夜,此重人伦者至也。

⑵佛氏轮回不含物理

佛氏又用轮回之说以诬民,云前人之魂,又为今人之魂,且襍入禽兽之魂。岂非聋瞽喑哑,而欲诲世之耳聪目明者乎?佛氏总不知人为人模、物为物模,又不知各物各模,人惟一模。说不经之论耳。试观犬不生羊,牛不生马,各一模也。物而各模,不可相通,而人乃可以相通乎?

三、地狱不可破

1、天堂地狱赏善罚恶

又天主生天堂,定于赏善,升天堂者,则永享其福而不替;生地狱,定于罚恶,入地狱者,则永受其刑而不出。

2、忏悔破狱是为骗财

释氏谬云,死者可以忏悔破狱,无论罪愆多寡,皆超度之生西方。如其径况果灵,则一忏便可出狱生西方矣,何忏悔破狱之事数为之乎?彼惟为己衣食计耳,安问其人之魂不可出狱也?亦安问其斋王之金钱弃于无用之地也。

四、富贵不可预修

1、贫富本乎天主之命

且世之贫富,暂时事也,亦皆天主之命也。

2、预修之说诱人为恶

而释氏以为前世预修,今生享受。

⑴预修之说使人不甘贫困

依其言,有钱为预修,则富者世世常富;无钱为预修,则贫者世世常贫。是预修寄库之说,讵非导人为窃乎?贫困者,即因前世不预修,今受其贫;今生又无金钱为预修,来世又贫。且死入地狱,又不能使释氏忏悔破狱,不得生西方富足,又不得致生,而贫困死受地狱,谁肯安于贫困哉?

⑵预修之说教人为盗

不如为盗贼,且现致其富,即剖其十之一,与释氏为预修,则来世又富。是一作贼,即可世世不穷。纵有罪入地狱,为子若孙者,复以其盗窃之余。使释氏为忏悔,则仍破狱生西方矣。人若惮而不为盗贼哉?生而富足,死冀西方,故佛教渐盛以来为盗贼者无可底止。宁不倚西方为盗薮,而赖佛为窝主,与世教人心宁不悲哉?

五、佛以害人为意

然佛之意,虽千岐百辙,以惑世诬民。究其指归,惟欲尽人类,而存禽兽也。故而人便以戒杀吃素为言。佛之为害若此,乃今愚痴尚喋念佛而求净土者,是不求早死早灭者乎?呜呼!世之沉沦永狱无计矣!彼佛犹谆谆诱之不已也,佛亦狠心也哉?

 

辛丑仲夏武林景教堂刻

 

辟轮回非理之正[2]

清源味德子撰

 

慨自释氏轮回之说簧鼓天下,只以欺不识、不知之小民,难以罔穷理格物之君子也。且揭数端以正其谬。

一、今人多而前人少

夫造物主好生之心,原自无穷。其生人也,如麦实一粒。初种获百,再种获千。数种之后,有非斗石所能量者。倘必待轮回,则造人之初,前人之身未死,后人之身其魂胡自而来哉?若谓肇造之初,即生亿万人焉,其后不外此数以听其轮转,则造物主之能亦隘矣。其谬一。

二、先有物而后有人

天地造成之初,先物而后人,为人备日用之粮也。《易》之《系》辞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倘人必轮回而为物,则人类未兆,物之魂,胡为而有哉?抑人之魂,必繇物轮回,则造物之后,爰即造人,斯时物尚未死,何自轮回?其谬二。

三、上古茹毛饮血

上古之世粒食未与,茹毛饮血。造物主何不豫为资生计,而罔人于罪哉?佛法之来,在三代之后,设当上巢下窟之前,去其食肉寝皮之利,将举世枵腹无遗种也。其谬三。

四、圣贤杀生除害

古先圣王正理天下,禹平水土,稷教稼穑,益烈山泽,庖牺之网罟,孔氏之钓戈,孟氏之鸡豚狗彘,非为民除害,即立表于万世也。自佛氏倡轮回之说。茹素者升天享福,杀生者堕地轮回。则开物之圣,皆昧理之人,将置尧舜、周孔等之大圣于何地耶?其谬四。

五、轮回不可胜数

且也飞走动植,咸有其命。惟别生、觉、灵三品。生觉之物,俱为灵者之用。佛氏独谓…(中略)…植物可杀,则木中之蠡,禾中之螟螣蝥贼,草中之蜉蝣、螘蚁,不可胜数,轮回更当多也。其谬五。

六、食素也难免杀生

齐素茹草,释氏所重不知五谷之生,必繇耕耘草蔬之用,必经锄种。胎卵孵化,附于水土,受戕有多。佛言:“杀一蚯蚓,转生必受其报。”此等轮回将谁受乎?其谬六。

七、佛亦杀生犯戒

王者宰世立法,苟先自犯,何以禁人?如塑佛像,必用牛胶以施五采,建鼓,必用牛皮以当撞击;制袈裟,必用锦绣。为轮回,则一切禁止可也,为不轮回,则又自相矛盾矣。乃驾言为佛所所杀,转生净土。呜呼!天子犯罪,与庶民同。世法且然况天法乎?此又与于欺妄之甚者也。其谬七。

八、轮回之说尊形贱性

盖明于理者,必无不经之谭。佛氏惟不识吾人性形原自判然,故其视人与物无异耳。使造物主赏罚人世,不于傲怒贪淫,与性相关者是问,而徒区区焉究其食肉几口,杀物几命,俾还受极也。有是理乎?余故举而示之,以醒世之尊形而贱性者。

九、轮回之笑谈

余尝有云:“若使轮回果确,今世之人,何不尽食虎肉?”或问之曰:“今生食虎,来生作虎。”“虎复食人,来生作人。”举座大笑。此亦可订轮回之谬,故识之。

 

虎林景教堂刊

 

问释氏轮回答[3]

任斋主人

小引

唐虞三代未尝有轮回之说,而帝王善、世风教谆焉。迨至后世佛老横行,其徒日盛,裸以轮回蛊惑尤众。故中国儒者亦往,貌托圣贤,心疑变幻。而举世男女几谓父母、妻子为禽鸟、为虫鱼、为蛇豕之属脱化往来者矣。呜呼!人情至此,则何事不可做,何恶不可逞哉?求以正理开导之,而寻源于天命,使邪说不作,大道宣明,难以复得。今赖有心者探讨圣书,博综各教,指出轮回之诳语,与之切评详驳,为天下愚人劈开生路,共晓然于生死、神形、本然一定之故。然后进之以劝善惩恶、息祸祈福之真旨,庶几有白。余昔见《辩学遗牍》,以为可宝;今又得此《问答》痛快直截,无分毫诬罔,均堪不朽矣。

 

三山中人题

 

第一节  天教不言轮回,其理可详辩之

一、天教和中国圣贤不言轮回

问:释氏言轮回。

天教不言轮回,其理可详辩之。天教发明世人,俱无轮回之理。况中国古圣先贤著《五经》、《四书》无有一字言轮回者。言轮回者,自汉明帝召佛,遗祸中国。是释氏倡言轮回,簧鼓天下。

二、天主以新灵生人

请问释今人生人,还是新灵,还是旧灵魂?还是变,还是不变?若是新灵魂生人,孔子曰:“天命之谓性”,随生随赋,所谓维皇降衷者是也。若是旧灵魂变人,则世人将寥寥有数。夫古时人希,今时人多,住满山川,日生日众,将何灵魂为之耶?然则天主以新灵魂生人,不以旧灵魂变人,可知矣。释氏言轮回,只欺不识不知之愚人,难以欺骗格物穷理之君子。

三、天主以原祖传生人类

故天教发明人无轮回之理,又发明生人之始事。自天主造天地万物之后,先造一男,后造一女,配为夫妇,传生人类。数传之后,人乃众多。此理吾人最易明白。人祖传人肉身,亦如农夫下种一粒,万粒滋生,原可无穷。天主赋人灵魂,其数本无穷也。据释氏之言。人有轮回。现在之人未死,后之灵魂从何而来?

四、天主为生人物之主

故天主为无始无终之真主。如天神、人、灵俱是受造于主,为有始无终。至于飞禽、走兽、水族、草木、五谷,乃万万不及人神。以其无灵魂,不得为天主之子,只是受天主之命供养人类,不过曰有始有终之物耳。盖火、气、水、土名四元行,发生万物特为世人所用。故世人皆为万物之主,而天主为人物之大主。

五、天主生人物之魂有别

故生上、中、下三品之魂。

1、灵魂

吾人得上品之灵魂,是天主亲赋,能读古往经书,能推明道理;能观天文,能察地经地纬;能知纲常,能知善恶;趋吉避凶,能制万巧美物,能知寒热温平万物之性。然则人何如灵也!

2、觉魂

若飞禽走兽、诸虫水族,得中品觉魂,故气育禽兽,水生鱼虾,皆是觉魂。其魂只知痛痒饥饱,不知分别道理;只知食物,不知五味调和;只知传生,不知传生何用。

3、生魂

至于草木、五谷、瓜果结熟,人不摘取收割,必自腐烂。故草木、五谷、花果得下品生魂,其魂只有生长之能,无知觉之事。由此观之,各物各性,各质各模,物不相杂,必无人变禽兽,复转而为人之理。释氏不知三魂之来历,哄诱世人只言轮回变转,诱人吃素有功,杀物有罪。

六、戒杀将陷圣贤于昧理

但王法律条只定杀人问罪,岂定杀禽兽而问罪乎?请问释氏,上古之世,茹毛饮血、开物成务之圣人,制为纲罟、钓弋,教人取禽兽之肉以为食、取禽兽之皮以为衣。释氏言有轮回变还,岂吾中国圣贤反皆为昧理之人乎?

七、轮回上说置圣贤于大罪

况儒教之祀上帝,又祀先圣祖宗,春秋诸祭杀禽兽等物甚多,若有轮回变还,吃肉四两要还半斤。周公、孔子制度讨论,实为中国千古之宗师。请问释氏,将如此大圣贤,将问何等之罪,置于何地耶?

八、佛教亦犯杀生之罪

夫释氏之人造佛像,必用鱼鳔,如赤布必用猪血,画五彩颜色必用牛胶,安五脏必用活鸟,开光必用鸡血,造法鼓必用牛皮,造琉璃必用羊角,做锦绣袈裟必用蚕丝。若有轮回变还,释氏为首自犯罪。如曰自用不治罪,何以服天下?谚云:“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世法且然,况天道乎?此又是释氏讲轮回,自欺、自妄,而又自用其物,谎可知矣!

九、天主生物以备人用

释氏不知天主生万物以备世人利用,如造弓必用牛角、牛筋,如造靴套必用牛马之皮,如造戥枰必用牛骨驼骨,如弹棉花必用羊肠为弦,如制毯货必用羊绒,如造笔必用羊、狼、兔毛,如制暖袄必用羔、麑、狐、貉,如人筋骨疼痛、梦寐诸病,必用虎骨龙骨,如治麻疯之症必用鸟蛇,如生疔疽必用蝉酥,如治毒症必用蜈蚣、班毛,如治发背必用蚂蝗吸毒,如治痨瘵之症必用龟鳖,治元阳痿弱必用鹿茸,如肥小儿疽疾必用五谷虫,如内障、青蒙眼必用夜明沙,受伤寒热症用蚯蚓。象皮长肉生肌,犀角解心热。物物皆是天主所造,利人之用,救人病患。如释氏言有轮回,必要变还,皆不可食,亦不可杀。是释氏爱物杀人也。有是理乎?

十、天主造物义理无穷

况天主所造万物,义理无穷。吾人知识有限,安当圣人曰:吾最喜观天主之活文章,如天上日、月、星、辰、空中飞禽、山中走兽、水族鱼虾、诸虫蚁之类,树木、花果、五谷,万美万好之理性。吾世人如欲推一微草微虫生发之原,不能知之。足见天主全能、全知、全善,特造万物以养世人,而人无一物与天主。释氏言轮回,误己误人,忘天主生万物之多恩。

十一、人之灵魂有天主形像

故吾人之灵魂,实是天主之小像;吾人之肉身,实是天主之全书。古言:“天是一大天,人是一小天。”此之谓也。

十二、释氏不识天主

因释氏不知识认全能天主是吾人灵魂之大父母,哄诱世人信轮回,下陷于永苦地狱,而忘天堂永福之本乡,故今为略详之谨答。

十三、轮回之说创自闭氏

创为轮回诬罔之说者,乃闭他卧辣也。浸淫至于今日,害尽世人不浅。得此搂根捣穴之论,真可以醒聋豁瞽矣。任斋主人书

 

第二节  补遗

一、婴孩非由轮回转世

有友至曰:“吾前观子辩无轮回之说是矣。但予亲见一孩始生时,自言:‘我是某人,原为某官,住某处,转生至此。’人既至所言之处,果见其死。岂不是此人之灵魂轮回再世?”答曰:“其孩在母胎是生胎,是死胎?”友曰:“自然是生胎。”答曰:“孩在母胎既然是生,灵魂已具,奚待某人之魂转变耶?”

二、婴孩能言系魔鬼附体

友又问:“若非道魂轮转,何以此孩能言前生事?”答曰:“恶魔知人之生,知人之死,欲人信轮回为说,乃千百万孩中,偶然窃附一孩之体,诡言若此。

三、魔鬼也能设计诱人

且惑者欲凭依于人不可得,则潜入牛马猪犬之口,亦能言之。又或写字一行于蹄腹,问几是某人欠债特来补还。此皆是魔鬼计诱世人,使之信轮回,上帝耳。

四、遵天教可辟轮回之妄

若天下人知住人之本然,遵上帝之正教,则轮回之邪妄无自而惑人,魔鬼亦必不敢藏于人、兽之口,而为之诳证矣。故孩与兽之被魔作魔语者,如梦中说谎,梦醒仍旧率性。

五、天神护佑可明轮回之妄

若人之灵魂因天神护佑,发痛悔,则尤不待他人辩之,而自无不明其轮回之非真。

六、释氏以轮回骗人

释氏之徒备轮回之谎,讲因果说报应。生骗人财而言预修,死取人财而言超度。堕其术者死后方知,悔之晚矣。友闻此答,唯唯而退。

七、佛教徒亦是可爱之人

释氏之人尽是可爱!盖上帝所生有灵魂之人类,都可为圣为贤,相视尽是兄弟朋友。

八、当信认天主

只信认轮回,便路头错谬耳。今若拨去胸中诖误种子,来读天人有益之书。庶几,匡救伦理,人尽儒林也。

 

圣人既没,世教丧,道不明于天下。释氏轮回之说,尤是蛊惑人心。不惟愚不肖者信之,即贤知者亦在所不免。忘却生人生物之本,几何不尽天下而入于禽兽之域乎?幸蒙天主恩荣普垂,圣教启迪人心,所以斯篇辩轮回之妄。盖益以道正之,为教世之津梁,醒迷之宝铎。有关治教,岂云小补之哉?

 

巳山后学识

 

天主圣教约言[4]

耶稣会士苏若望述

一、天主是造物主

或问:“天主谓何?”

对曰:“天主非他,即生天、生地、生神、生人、生万物之大主宰也。天地人物,先无而后有,则天地人物之先,必有一个主宰以生之。盖万物不能自成,皆有所以成之者。如楼台房屋,不能自起,必成於匠工之手,则天地人物,安能自造?造之者即所谓天主也。若世称盘古等为极祖,亦在有天地之后,皆有父母所生,而以其为开混沌、生天地人物者,大误矣。”

二、天主无始无终

或曰:“天地人物既由天主而生,敢问此天主由谁生乎?”

对曰:“天主乃万物之根原,如有所由生,则非天主矣。盖物或有始而有终,如草木鸟兽;或有始而无终,如天地神鬼及人之灵性。惟天主则无始无终,而能始终万物者,无天主则无物矣。譬如一棵树,其花果枝叶及干,皆由根而生,无根则皆无,乃至树之根,固无他根所由生也。天主既是万物之根底,何所由生乎?”

三、天主生元祖

“天主初生万物,先开辟天地,化生物类之诸宗,然后化生一男一女。男名亚当,女名厄袜。即此二人,无父母而为万民之元祖。其余不拘仙佛菩萨,皆有父母所生,而不免于坏死矣。

四、人当敬爱天主

“天主既为天地人物之真主,又生万物以为人用,则吾人爱敬天主,当然之理也,不爱敬便得大罪。譬如父母生个儿子,衣之、食之、教之,若为子者,不知敬父母,必谓不孝之子,而得大罪,况天主是人大父母,而可不爱敬之乎?此万物之主既明,则世人之事易为解矣。

五、性有三等,人魂不灭

“夫人本有肉身灵性两端,其肉身虽坏而死,其灵性终不能灭。盖天主命吾人之性,与草木禽兽不同,其分别有三等。

1、生性

“下等曰生性,即草木之性也。此性扶草木以生长,若草木砍断枯槁,其生性遂消灭焉。

2、觉性

“中等曰觉性,即禽兽之性也。此性能扶禽兽生长,又使之以耳目视听,以口鼻啖臭,以四肢觉痛痒,但不能推论道理,至死而觉性亦灭焉。

3、灵性

“上等曰灵性,即人之灵魂也。此性兼含生、觉二性之能,是以能扶人生长及知觉,而又使之能辩众理,以应万事。其身虽死,而此灵魂永存不灭。

4、人魂不灭之证

“故世间人自性死人,不怕死猛兽者,由人之灵能知人死之后,尚有未灭之魂在为可惧,而禽兽觉性全无,莫可惊我也。

六、天堂地狱赏善罚恶

“既知人魂不灭,又不可信轮回六道之谬说,应知生前为善与为恶,其魂各于死后,赴天主审判定有处分住所。其一在上而有万福,即所为天堂赏善之所也。其二在下而有万苦,即所谓地狱罚恶之所也。盖天主至公,无善不赏,无恶不罚。使无天堂地狱之赏罚,以报世人所为之善恶,岂不枉了善人,便宜了恶人?何得谓天主至公乎?”

七、现世善恶之报

或曰:“善恶之报,亦有在现世者何也?”

曰:“设令善恶之报咸待於身后,则愚人不知身后之应,何以验天上之有主乎?故常有犯义者,遇灾祸艰难,以惩其前,以戒其后。顺理者,蒙吉福之降,以酬其往而劝其来也。然现世亦有为善而贫贱苦难者,乃因为善之中有小过恶,故天主以是报之;至死后,则入全福之域,永享常乐矣。有为恶而富贵安乐者,乃因行恶之内,间有微善,故天主以是赏之;及其死后,则陷深阴之狱,永受万苦矣。

八、升天堂之法

“世人欲免下地狱受万苦,而得上天堂享万福,必要三件。

1、认天主

其一要知认天堂之主,即天主也。世人欲往他人之屋,先要认其屋之主,方可入住,况未知天主,能上入万福之所乎?

2、知天堂之路

“其二,要晓得天堂之路,即天主之道也。世人不知所欲往之路则不得至,而未知天堂之路,可至之乎?

3、行天主教之事

“其三,必要行所已知。盖人虽已知所欲往之路,若在家闲坐而不出行,决不得到。则欲上天堂万福之处,必须行天主圣教之事矣。”

九、信从天主教之法

或曰:“天主乃天地人物之主,而其道为真道,并为天堂之路,已得闻命,今欲从此天主圣教,如何则可?”

对曰:“欲从圣教者,必有两意:其上在於诚心奉敬天主,为其乃天地人物之公主,而生万物以养吾人者。其次在於顾本人之灵魂,以免下地狱受万苦,而能上天堂,享万福。然欲得此意,又要三事。其一要行天主规诫,其二信天主事情,其三要领圣水涤前非。

十、天主十诫

“天主十诫:

一、钦崇天主万物之上

二、毋呼天主以设虚誓

三、守瞻礼之日

四、孝敬父母

五、毋杀人

六、毋行邪淫

七、毋偷盗

八、毋妄证

九、毋愿他人妻

十、毋贪他人财物

十一、十诫之旨

右十诫总归二者而已,爱敬天主万物之上,与夫爱人如己。此在昔天主降谕令,普世遵守。顺者升天堂受福,逆者堕地狱加刑。已上诸端,特大略耳。如欲尽知天主之道,必须细阅《天主实义》诸书,及至教堂听西来传教先生讲解,方可了悟无疑。而兹未可一言遂尽也。

 

教要解略[5]

高一志

天教事神圣与佛道不同

或曰:“子教中,于天主外 ,亦尝事神圣者何?”

曰:“吾教中诸神圣, 当日悉独钦崇天主,未尝自擅一尊。不若佛、道经藏中,专令人供奉己,不及天主。甚而妄言天主供奉己也。故吾等亦事诸神圣,望其傅祈天主,福我耳。”

 

 

天主圣教蒙引[6]

何大化

佛乃忘本不孝之人

佛是好人不是?既不奉事天主,又要别人奉事他。说:“事他便可升天堂,免地狱。”这岂不是忘恩、背本、不忠、不孝的人?佛既得罪天主,如今他的灵魂在那里?不在天堂,无疑矣。佛不在天堂,何亦能显圣?这等天主,何不禁之?

 

天主圣教撮言[7]

陆安德

拜佛得罪天主

天主圣教撮言,若谓他有功劳,天主面前,人望能转求天主保佑。曰:“他在世时,不拜天主、不教人拜天主。有甚功劳天主面前乎?”反有不拜天主,不教大父之罪。又傲心说:“天上天下,惟吾独尊。”其罪莫大焉!则拜他、做他之邪术,俱是魔鬼之谬。大得罪于天主矣!

 

圣教要训[8]

极四圣方齐各修会士文度辣

佛、菩萨不能救人

问:“在永苦所,也得出来么?”

答:“万万年不得出来。”

问:“佛、菩萨救得出来么?”

答:“不能救自己的苦,怎么能救得人?”

 

入门问答

传教会士施若翰

 

佛乃忘本不孝之人

问:“佛是好人不是?”

答:“佛亦是天主所生之人耳。既是天主所生之人,便该敬奉天主。佛自己既不奉事天主,又要别人奉事他,说事他便可升天堂、免地狱。这岂不是忘恩背本,不忠不孝之乎?”

[1] 《论释氏之非》作于1601年,文后有“辛丑仲夏武林景教堂刻”的字样。作者不详。今底本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11461号(第三部分)。也藏在梵蒂冈教廷图书馆(Bib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文献编码为Rac.Gen.Or.III.246号。

文章从戒杀和轮回的角度批评佛教学说,批驳佛教破狱之妄,说明预修寄库诱人为恶和佛教以害人为目的的本质。文章先介绍天主教观点,然后批评佛教理论,通过比较论述,以消除人心的迷惑。

[2] 《辟轮回非理之正》系清源味德子所撰,虎林景教堂刊,共2面,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7276(第四部分)。梵蒂冈教廷图书馆(Bib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亦有藏本,文献编码为Rac.Gen.Or.III.246号。

文章首先说明轮回之说难以解释,今人多而古人少,先有物而后有人的总是。其次,说明轮回之说将陷先祖与圣贤于不义。再次,说明人难免杀生犯戒,佛也无可避免。最后,批评轮回之说是尊形贱性,只能贻笑大方。

[3] 《问释氏轮回答》作者任斋主人,前有三山中人题的小引,后有巳山后学记的跋。今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7173号。

此文作者有见于“释氏轮回之说”,“蛊惑人心”,使人“忘却生人生物之本”,“尽天下而入于禽兽之域”故“求以正理开导之,而寻源于天命,使邪说不作,大道宣明。”“探讨圣书,博综各教,指出轮回之诳语,与之切评详驳,为天下愚人劈开生路,共晓然于生死、形神、本然一定之故。然后进之以劝善惩恶,息祸祈福之真旨,庶几有白。”此书首先阐明天主生人生物的道理,说明天教与儒教圣贤俱不信轮回。其次,论述了轮回之说将陷圣贤于不义,置佛教于自欺欺人之中,说明轮回说引起的不良后果。再次,论述天主造物以为人用,其中有天主的妙理和美意。最后还解释了所谓婴孩转世的谬说,教导人当认天主。

[4] 《天主圣教约言》1601年初版于韶州,1610年重刊于南昌,翌年再刊于湖州,1631年译成安南文出版,今本藏于(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6834-6844号。梵蒂冈教廷图书馆(Bib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亦有藏本,文献编码为Borg.cine.334, 350号; Rac.Gen.Or.III.246, 286, 290号。作者苏若望,也叫苏如汉,字瞻清,本名Joāo Soeiro,葡萄牙人,生于1566年,19岁入耶稣年,1591年来到澳门,主要在南昌、澳门傳教,1607年卒于南昌。苏若望传教救人心切,感化者甚多。

《天主圣教约言》以最简洁的笔法介绍了天主教的信仰。全文不过两千多字,却谈到了天主是造物主,天主无始无终,天主生人类,人当敬爱天主,物性有三等,天堂地狱,现世祸福,升天之法,信天主教之门,天主十诫,十诫之旨十一个问题,真可谓“天主圣教约言”。大约是作者写的传教单张。

[5] 《教要解略》亦作《圣教解略》二卷,作者高一志。高一志,即王一元,字则圣,初名王丰肃,本名Alfonso Vagnone,意大利人,生于1566年,18岁进耶稣会,1605年来华,在南京、广州、澳门、山西绛州、陕西扶州,1640年卒于山西绛州。南京教难(1616)以来,天启四年(1624)重入内地,换名高一志。《教要解略》,1626年印於绛州,其部分资料在Louis Van Hee:Le Bouddha et les premiers missionaires en chine, Asia Major, Vol.X (1934), p.365。全文藏在今底本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7099号(《推验正道论》的第二部分),也藏在同馆,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7100, 7379号;梵谛冈教廷图书馆(Bib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亦有藏本,文献编码为Borg.cine.350号。

[6] 《天主圣教蒙引》亦作《蒙引要览》,作者何大化。何大化字德州,本名,António de Gouvea,葡萄牙人,生于1592年,1636年到中国,在杭州、武昌、福州、广州、日本、福州传教,1669年被任为中国耶稣会省区副会长,1677年卒于福州。其部分资料在Louis Van Hee:Le Bouddha et les premiers missionaires en chine, Asia Major, Vol.X (1934), p. 365-366。全文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6928, 6929, 6930号; 梵蒂冈教廷图书馆(Bib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亦有藏本,文献编码为Borg.cine.370号。

[7] 《天主圣教撮言》亦称《教要撮言》作者陆安德。陆安德字泰然,原名Andrea-Giovanni Lubelli,意大利人,生于1610年,19岁入耶稣会,1659年来华,1643以后在澳门、湖南、交州、广州、北京、山西、陕西、湖广传教。(    指被逮捕并关押的状态。)1683年卒于澳门。《天主圣教撮言》的部分资料在Louis Van Hee:Le Bouddha et les premiers missionaires en chine, Asia Major, Vol.X (1934), p.366。全文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7006。

[8] 《圣教要训》作者极西方济各会修士文度辣,原名Juan Buenaventura Ibanez,方济各会士,出生时间未祥,1649年来华,1691年卒于广东。《圣教要训》的部分资料在Louis Van Hee:Le Bouddha et les premiers missionaires en chine, Asia Major, Vol.X (1934), p.366。全文藏在法国国家图书馆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古郎(Maurice Courant)编目为7410, 7411, 7412号; 梵谛冈教廷图书馆(Bibioteca Apostolica Vaticana)亦有藏本,文献编码为Borg.cine.345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