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正理考

avatar
avatar
ChineseCS
147
文章
0
评论
4月 1, 201705:04:04 评论 3,657 26249字阅读87分29秒

邪正理考简言

验事体情正邪据理既详圪

去繁存简真假提纲再约言

 

一千九百二十三年

上海土山湾第二次印

中蒙古主教方准

 

邪正理考目录

邪正理考目录... 479

前言... 481

邪正理考简言序... 482

邪正理考简言总论... 483

第一节  论敬神之道:敬神总论... 484

一、论假神... 484

二、论邪论... 485

三、论真神,... 485

四、论正礼... 488

第二节  讲孝亲之礼:孝道总论... 489

一、论父母在世的孝道... 489

二、父母死后的孝道... 489

三、论儒教的孝道... 490

四、论尊敬各等长上... 491

第三节  证圣教之真:真教总论... 491

一、论道理的凭据... 491

二、论圣经是从天主来的... 492

三、论圣传... 493

四、论圣教会教训人的权柄... 493

五、论从前的圣迹... 494

六、论现在的圣迹... 494

七、论圣教会的面模... 496

八、论奉教该修的德行... 496

九、论当守的诫命... 499

十、论奉教... 500

第四节  解疑惑之端:疑惑总论... 502

一、论归於邪神的疑惑... 503

二、论异端... 505

三、论中国的教门... 506

四、论外国的教门... 507

五、论在天主教上能有的疑惑... 508

第五节  明传教教之义:传教总论... 510

一、论看重传教... 510

二、论按爱德该传教... 511

三、论传教先当救自己... 511

四、论讲道理... 512

五、论立表样... 513

六、论传教的益处... 513

七、论成全新教友... 514

续补一节  论几件开天辟地以来的大事... 515

 

 

前言

人性不同,情景各异,有爱文者,有好俗者。有以大为贵者,有以小为便者。文话雅致而难明,惟相宜於学士,俗语浅近而易懂,并有益於常人。大书意详,价时所短,文俗大小,圣教皆有,各按所愿,随意拣用可也。

 

邪正理考简言序

为教众人,都能知道神的真假,分清教的邪正。前四年,印了一部书,名叫邪正理考。就是,按理考明,那个是真神,那样是假神,什么是正教,什么是邪教,盼望人人都能懂得真假邪正,个个全肯弃假求真,改邪归正。但是这部书,不算小,至第三次重印的时候,彀十六万有馀字,有人愿意再要一本简言,所以如今拣要紧的,另择一小本,为满全众人的盼望,这样,每人都能随自己的意思,或用全部,或用简言,全由自便。

 

天主降生后一千九百一十二年

中蒙古司铎张雅各伯谨题于西湾

 

邪正理考简言总论

问:教有邪有正,事有真有假,怎么能分得出来?

答:当按理考,不可单听人说。比如有一块金子,不知是真是假,用试金石一试,就知道了。理,就是试金石,拿理一考,真假邪正,不难辨明。若单听人说,各说各是,该信谁呢?人人都说听话听音,更好是听话听理,遵理的是君子,不服理的是小人。合理的话可信,不合理的话不可信。天主教传教,不是教人信服人,是教人宾服理。听得合理,可以信从,觉得不合理,就当辨论,心里疑惑,也该盘问。《中庸》上说:“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就是该多学细问,用心想到,辨别明白,至於各人心里了然,自己凭信得过,然后诚心奉正教,守正道,用这博学、审问、慎思、明辨,四个法子查考,真假邪正,何愁不明。

 

第一节  论敬神之道:敬神总论

问:常听人说天主教不敬神,不知是真是假?

答:天主教的道理虽多,到底总归於四端,就是敬神、孝亲、成己、成人。敬神是天主教头一件大事,怎么说天主教不敬神?但是神有真假,礼有邪正,用正礼敬真神,才算敬神。或神假,或礼邪,都不算敬神。这敬神二字,不是小事关系最大,万不可不查,请接正理查考,看到底是那一教的神真礼正,那样孝的神假礼邪。

一、论假神

问:儒教所敬的神,是神不是神?

答:按古儒所敬的上天、上帝、以及万灵之真宰。看古书的本文,也像敬的是真神,按如今所敬的,一定不能是真神。因为如今儒教所敬的神,出不了这三样。第一样是无知觉的,比如天、地、日、月。第二样是有灵明的,比如玉皇观音。第三样是单有知觉的,比如鬼神玉兔。天、地、日、月是死物。玉皇观音是古人,鬼神玉免是牲口,这三样都是受造之物,并非造物之主,怎么能是真神?至於儒教所敬的天地三界,十方万灵真宰,按真宰说,能是真神,按天地说,不能是真神。儒教人不敬真宰,单敬天地,所以在天地牌位子上所敬的也不是真神。要说皇上封神就是神,这个理很不对,因为皇上是人王地主,不是神王天主。所以只能管地下的人事,不能管天上的神事。而且按封的理,总是大封小,不能小封大,皇上虽大,到底没有神大?怎么能封成神,况且儒教所敬的神,大半都不是皇上封的,多半是自己编的,怎么能算神?再者,儒教所敬的神,有些是从《封神演义》上来的,但是这部《封神演义》,全是糊编妄造,尽是不近人情的话,就是在那部本书的序文上也说,这部书是怪诞不经。所以《封神演义》上的话,万不可信,至於庙里的神像,七手八脚,牛头马面,怎么还恭敬这样的怪物?就算像也不过是古人的像,怎么能当神的敬?常说,神堂古庙,可见庙里敬的是古人,堂里敬的才是神。若要把儒教所敬的神都写出来,实在是写不完的书,单一个灶神,在儒书上记载的就不知道有几十样子。所以这些假神的来历,一来也写不完,二来也用不着写,既然按理知道,人成不了神,何必写他们的来历。要说他们的来历,不用说神,就连好人,大半也称不起。谁不知道喜神是纣王,不用题他的神位,单看他的人品,看彀好人不彀,别的假神,都也仿佛。

二、论邪论

敬神不单不该敬假神,而且也不该用邪礼。比如百娃敬皇上,不但是假皇上,敬不得,就是真皇上,也万不该用不合理的礼节。所以神假礼正,也不可用,神真礼邪还不可用,神既假礼再邪,更不可用。如今把儒教敬神的礼节题说几句,按理查考,看是邪是正。儒教敬神的头一样大礼节,是唱戏,按这个戏子,是要戏,是玩戏;按唱戏的人,是糊说糊为的下行人;按唱的事里头,有多少脏污不堪,大坏人心的丑事;按唱戏的地方,儒教人也叫匪厂之地。看按那一样彀正礼?大礼还不正,小礼更正不了。第二样是领牲。就是把酒水倒在猪羊耳朵里,或洒在身上,猪羊摆头抖尾,就算神领。把他杀了,供在神前,然后众人吃了,就算敬神。看这些事办的糊塗不糊涂?灌上酒洒上水,怎么能不摆不抖?摆抖怎么就算神领,人吃怎么算神用,这样,怎么能算正礼?第三样摆供。就是把人喫哈[1]的酒肉菜饭。摆在神前,教神喫哈,当知但凡尊敬疑待的礼,该同尊敬所疑待的品位相称,品位越尊贵,礼节越该体面,若用下等礼节,疑待上等品位,就算轻慢。比如拿待小民的礼待皇上,不是大轻慢皇上么?神比人尊贵,人比牲口尊贵,比如把喂牲口的草料,摆在人前,任凭怎么样美好,也是大轻慢人。把人用的饮食摆在神前,不是大轻慢神么?怎么能算敬神的正礼?

三、论真神,

问:各国或有各国的神,各教有各教的神,何必单敬天主教的神?

答:神有真有假,真的是神,假的不是神,是神的该敬,不是神的不该敬。比如尊敬皇上,该尊敬真皇上,假皇上谁敢尊敬?孝敬父母,也当孝敬真父母,假父母谁肯孝敬?敬人,也不可敬假的。敬神,怎么可敬假的?天主教劝人敬神,不是因为是天主教敬的神,众人就当敬,是劝人确实查明,那个真敬那个。前头已经辨明,儒教所敬的死物古人牲口,都不是神,如今当看天主教所敬的神是真是假。要是假的,谁也不可敬,要是真的,众人都该敬。

问:人的事,眼能见,耳能听,能知能觉,还难懂清,神的事,眼不能见,耳不能听,又不能知觉,或有或无,是真是假怎么能辨得清?

答:还是按理考,看合理不合理,查有凭据没有凭据。又合理,又有凭据,就是真的,不然,就是假的。要知道神的事,该用明悟,按理定夺,不该单靠五官,因五官很容易错,更不能知觉无形的事理。人同牲口大不一样,牲口没有明悟,不能懂理,所以单靠五官知觉,人有明悟,该按理查考,看有真神没有,看那个是真神。我们人,虽然不能亲自见真神,到底能见真神所办的事情,这些事情就是真神的凭据,这些凭据就是真神的印玺,按这些凭据一定知道有这个造物主,造物主就是真神。城池房屋,总有个修盖的匠人,这个天地万物,能没有一个造化的主宰么?这样奇妙的天地万物,一定不是人造的,因为人万不能有造物的能力。也不是自生自造的,因为既然没有自己,更不能有造生的能力。也不用说别的万物,就说我们人,若是按良心定夺,自己也觉得不是自生自造的,因为连自己的身体性命自己也不能作主,所以自己也觉得一定有个造物主。再者,普天下的书都讲敬神的事,各国的人,全行敬神的礼,可见人人都知道,一定有个造化天地人物的真神。这个真神,我们人,无名可名,就是叫天主,因为天是至大的,主是最尊的,所以天主二字,比别的名字更相对。天主二字的意思,是造化天地人物的大主。

问:天主是个什么样的神?

答:天主是至尊至贵,无限无量,天地人物的大主。我们人,有限的小明悟,万不能懂清。比如人用眼看太阳,虽然看明,一定有太阳,到底不能看清太阳的本体。要想往清里看,不但看不清,反倒要昏了眼。我们人,看天地万物。用明悟定夺。知道一定有个天主,但是要懂清天主的本性,更是万不能的事,若要想懂清,不但懂不清,反倒连明悟也要昏了。如今不过按我们人的小明悟所能知道的,略讲几句,为相帮人起尊敬爱慕的心。

问:天主的本体,并天主奥妙的道理,人怎么能知道?

答:有两样法子,多少能知道些儿。第一样是用明悟推论。看见万物的美妙,就可以略推想造物主的美妙,因为万物的美妙,全是从造物主来的,所以要拿万物的美好比天主的美好,是万比不来的,这是自然的理。第二样、是凭天主的告诉,因为天主教里的奥妙道理,都是天主告诉的,所以能知道。

问:怎么知道是天主告诉的?

答:这些凭据至第三章再讲,如今按第一样的法子少题几句,为相帮人起首认天主。第一、天主是全能的,因为从无造有,命死成活,除非全能,万万不能。第二、天主是全知的。万物既然全是天主造的,不能有天主不知道的,况且造的时候,也没有模样,也不用图像,全是凭空想出来的,要不是全知,怎么能想得到?第三、天主是全善的。因为万美万善,并一切的善功善德,都是从天主来的,所以天主是万善的总根原。第四、天主是至一的,因为天主是至尊无对的大主,作主的总是一个,至尊的不能有两个。一人一头,一国一君,所以一个天,只有一个天主。按天主告诉的道理,虽然有忠信的天神。背逆的魔鬼,到底他们都是受造的神,并非造物之主,所以造物主只有一个。第五、天主是无形像的纯神,因为形体卑贱,神体尊贵,有形像的形体不称天主的位,所以天主是无形无像纯净纯一的神体。第六、天主是无始无终的,是自有的。自有是自然有,是本性有,是不得不有的,无始无终是从永远到永远常生常在的,天主既是万有的总根原,所以本性是个有。既然本性是个有,就该全有,就该常有,比如火是热的根原,所以是全热,是常热,是不得不热的,所以自有的天主,定是齐全至极,永远常在的,天主的本性是无限量的,我们人,万不能懂,更不能讲。

问:我们人该尊敬天主不该?

答:一定该尊敬。

问:为什么该尊敬?

答:这些缘故,不能多说,不过少题几句就是了。君王当尊敬,天主是天地的大君;父母当尊敬,天主是万民的公父;恩主当尊敬,天主是至大的恩主;师傅当尊敬。天主是教训真道的大师傅。所以尊敬天主是我们人至大的本分,况且天主还是赏善罚恶的大主,有善必赏。有恶必罚,至公至义,丝毫不差,尊敬天主,是至大的功劳,不尊敬天主,是极重的罪过,所以更当尊敬天主。

问:该怎么样尊敬天主?

答:该爱慕天主,恭敬天主,信服天主,听天主的命。因为天主是我们的大父,恩情无数,所以该爱慕;因为天主是天地的大君,尊贵无限,所以该恭敬;因为天主是万民的师傅,真实至极,所以该信服;因为天主掌管神人的大主,权柄至大,所以该听命。尊敬天主的道理不能多题了,不过把天主赏善罚恶的道理少题几句,为警醒人,不敢犯罪,得罪天主

问:赏善恶罚,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答:有时候也有现报的,到底因为这个世上是劳苦立功的地方,况且现世的祸福,也不称人的功罪,所以真赏真罚,是在死后,是在天堂地狱。

问:天堂地狱是什么地主?

答:天堂是天主同天神圣人享福的宫殿。万福全备,永远无穷;地狱是魔鬼同恶人受罚的火坑,万苦齐集,永不能完。

问:死后怎么能受赏罚?

答:因为人死后灵魂不死不灭,所以能受赏罚。死后先是赏罚灵魂,日后肉身还要复活,结合原旧的灵魂,同受赏罚。这些道理,又是天主告诉的,又是最合情合理的,所以全是真实至极的,天主教传教,就是怕人下地狱,救人升天堂,这就是传教的总为头。

四、论正礼

前头题过,儒教的那些唱戏领牲等礼,全不合理,所以不是敬神的正礼。如今把天主教敬神的礼题几样,看合不合理,看是正礼,不是正礼?敬神有恭有敬,恭是外面,敬是心里。天主教敬神,外面该乾净端正,稳重默静,内里该发尊重、信服、盼望、爱慕、感谢、祈求、悔罪、听命、等情。总该内外如一,心口相合,存好心,说好话,办好事,才算好敬神。天主教常行的敬礼,就是念经、默想、省察、听道理、做祭献。念经是裨求天主,就是钦崇天主,感谢天主,在天主台前认罪认罚,求得灵魂肉身的恩典。默想是心里细想天主的道理、事情、表样、诫命,定心遵守效法。省察是用心查考自己的罪,痛悔求赦,定心改过。听道理是听教皇、主教、神父的讲劝,走救灵升天的正路。做祭献,是用真正主祭的人,把有形像的祭品,或杀毁,或改变明、献於惟一天主,为明认天主是掌管我们生死的大主,并愿意归服天主掌管,这就是祭献。祭献的意思。也是为钦崇天主,感谢天主,认罪认罚,求恩典,这个祭献辣丁话叫弥撒。弥撒的功劳是无限无量,弥撒的益处是无穷无尽,看这些礼节合理不合理,看是敬神的正礼不是。

第二节  讲孝亲之礼:孝道总论

问:有人说,一奉天主教,就要背祖忘恩,不知是真是假?

答:孝亲之道,是良心的至理,是天下的同情,无论大小文蛮,都知道孝敬父母,天主教怎么能不孝敬父母?按天主教的道理,都有孝道,如今先把天主教的道题说几句,看合理不合理,后再看儒教的孝道。

一、论父母在世的孝道

父母在世的孝道,总归於三条。就是平常所说的孝爱、孝敬、孝顺。孝爱是爱慕父母;孝敬、是恭敬父母;孝顺是听父母的命。因为父母是至近的亲人,是至大的恩人,又是儿女性命的根源,所以儿女该从心里爱慕父母。万不可恼恨父母,更不可盼望父母早死,因为父母在儿女身上是至大的地位,是儿女的师傅,是儿女的首领,所以儿女在言语行为上。常该发显恭敬的礼貌,又该忍耐担待父母。万不可轻慢,更不可打骂,因为父母有管教儿女的权柄,所以儿女该尽心全听父母的正命,顺父母的心,合父母的意,自己更当勉力成个好教友,这才算孝子。就是父母有毛病,也当为天主爱慕、恭敬、听命,这个孝敬父母的本分,不单是本性的至理,更是天主的大诫命,为天主,孝敬父母也,算尊敬天主,生前死后,都要受大赏报,所以教友更当孝敬父母。

二、父母死后的孝道

问:父母死后,天主教也尽孝道么?

答:父母死后尽孝道,也是本性的理。父母死后,普天下的人都知道尽孝道,天主教更知识尽孝道。不单是在人跟前尽孝道,也不单是在父母肉身上,尽孝道,更在父母灵魂上尽孝道。父母死后的孝道,可分三样。第一样是按俗礼,第二样、是按肉身,第三样、是按灵魂。按俗礼是按本地方的正风俗办,比如衣衾棺槨,披蔴戴孝,这些俗礼。天主教也是入乡随乡,不过之些俗礼,於父母无益,所以天主教,不一定当重这一样的孝道。按肉身就是保护父母的遗体,郑重父母的事物,替父母还账,给父母长脸,这一样孝道。虽然比第一样强,到底父母也得不了什么大益处,所以天主教也不十分看重。至於按灵魂的孝道。才是大孝道,才是天主教所最贵重的孝道。这个孝道是从炼狱里救父母的灵魂,按天主告诉的道理,人死的时候,若是有小罪,或是有没补完的罪罚,也不能下地狱,也不能立刻升天堂,先该在炼狱受苦,补完罪罚,才能升天堂。这个罪罚,若是有人相帮,也能减少,也能脱免,相帮的法子,就是祈求、行善、受苦。这三样本分为自己、为父母、或为别人都有很大的益处,所以正经天主教,至死不敢忘这三样本分,看天主教孝敬父母不孝敬。

三、论儒教的孝道

问:儒教的孝道、合理不合理?

答:也有合理的,也有不合理的。父母在世的孝道,是合理的多,父母死后按如今所行的孝道,大半都是不合理的。如今单把父母死后的孝道题说几句,看合理不合理。第一、是烧纸为顶钱使用。按理考,人死后也用不着钱,纸灰也算不成钱,看得父母也没有取用,况且掌管赏罚的是至公的天主,不能用钱,当贿赂,按给纸灰。是大侮辱父母;要说人死成鬼。就按鬼的敬,这更是凌父母,作践自己,怎么能合理?第二、是捆绑父母,叫上手脚绊。牲口可以上绊,犯人可以上绊,犯人可以捆绑,怎么父母也敢上绊捆绑?第三、是用擉丧棒,仿佛棒子擉父母,第四、是叩拜亡人。父母死后,不知不觉,也要跪拜磕头,这样一来是无益。二来有人是为求福免祸,仿佛父母有了掌管祸福的灵验了,这样更不合理。第五、是散买路的纸钱。走的是人路,为何花鬼钱?第六是用引魂旛子。灵魂赏罚的地方已经定死了怎么还能引回来?第七、是祭奠父母。父母本不是神,更不是造物主,怎么能当得起祭奠的礼?第八、是请阴阳先生。这些人来,又是下镇物,又是举宝剑,不是钉钉,就是火烧,看这些事办的彀事不彀事,至於地些盛水、摆刀、扯枕头锤盆子,喝父母死尸漱口的水,以及各等杂礼节,合理不合理,自己也能定夺。要说怕意外的灾殃,这些俗礼,不敢不行,也大不对。一来何忍心拿这样损人利己的事待父母,二来奉正教,行正道,自有正神保护,何用怕意外的灾殃。

四、论尊敬各等长上

问:天主教尊敬父母以外也尊敬别的长上么,

答:尊敬长上,又是本性的理,又是天主的命,而且按天主告诉的道理,天主教知道各等长上,都是天主安排的。他们所有的恩典、地位、权柄,都是从天主来的,为天主尊敬长上,也算尊敬天主。所以天主教更尊敬长上,看长上,仿佛一层父母,也是爱慕、恭敬、听命。在长上里头,另外该尊敬帝王官长,因为他们保护百姓的财产性命,真仿佛一层父母。所以,应该仿佛父母的尊敬。至於教友在教皇、主教、神父名下,更要紧爱慕、恭敬、听命,因为他们是天主亲自用的人,简直代天主的权,一辈了就是专务救人,为人办好事,所以更该当天主的钦差尊敬。

第三节  证圣教之真:真教总论

问:世上的教门很多,怎么能辨明那个教是真教?

答:该按理考。就是该看是谁立的教,敬的是什么神,行的是什么礼,讲的是什么道理,守的是什么规矩,掌教的是什么人,教的终向是什么,这七条全合理,就是真教,有一条不合理,就不能是真教。

问:天主教按这七条全合理么?

答:天主教不但是按这七条全合理,而且还全是从天主来的,所以不单是至真至正,而且还是天主亲自立的教。

问:天主立教有什么凭据?

答:凭据很多很大,又而确实,又显明,如今不能多讲,不过简简捷捷的少题几条就是了。

一、论道理的凭据

问:道理怎么能算天主立教的凭据?

答:该看这些道理,人能讲不能讲,若是人讲不来,一定是天主讲的。既然道理是天主讲的,其余六条一定也是从天主来的,因为其馀六条天主全是用道理指明的。所以一证明道理是从天主来的,也就证明天主教按立教、敬神、礼节、规矩教长、终向、全是从天主来的了。这样,又真是天主的教,又全是天主的教。如今该看这些道理人能讲不能讲,天主教的道理。第一、都是至真、至正、至齐全的;第二、能服各时各处各等人的心;第三、从古至今,走遍天下,全是一口同音。这样的道理要不是天主指示,谁能讲。

问:天主是多喒讲的,是怎么讲的?

答:一造下人,就亲自讲过.过了二千五百来年,又用了三十个先知,把要紧的道理写在圣经上。又过了一千五百来年,天主降生成人,名叫耶稣,又亲自讲,又用自己的徒弟传他的徒弟,又讲又写。写在书上的,叫圣经,没有写的,叫圣传。把这些圣经圣传交给圣教会,教圣教会,保护、讲解,自己许下常要相帮圣教会,教圣教会永不能错,所以圣经圣传圣教会,就是天主教道理的总根子。

二、论圣经是从天主来的

问:圣经是什么?

答:圣经是记载天主道理的书,圣经上的话,或是天主亲自写的,或是天主默启人写的,都是天主的话。

问:默启是什么意思?

答:默启是天主指示人,又相帮人写,教人写不错,这就是默启。也有耶稣降生以前写的,也有降生以后写的,以前的叫古经,以后的叫新经,共有七十二卷。

问:怎么知道圣经是天主默启的?

答:凭据很多,如今少题几句。前头题过。天主教的道理,是至真、至正、至全,全又能服众人的心,又是一口同音,这些道理,就是从圣经来的,这样的道理,不是天主默启,谁能写?第二、在圣经上所写的事理。大半是超性的,人按本性万想不到。第三、有许多的疑惑,没有一个人能解,在圣经上解的又清楚,又合理,天主不默启,谁能解?第四、在圣经上写的大半尽是先知话。在古经上的先知话,多半是归於耶稣救世的事,前一千多年,就把耶稣的事全写明了,在新经上,也有耶稣所说的先知话,也有宗徒所说的先知话,这些话时时应验丝毫不错,这还不彀天主默启的凭据么?

问:圣经有改的地方没有?

答:圣经既然不是人能写来的,所以一定人也改不来,要一改道理也不能这样奇妙了,先知话也不能全应验了。况且这部圣经有写的,有印的,有翻成各国话的,各国各处都有,要改就当全改,才能哄人,谁敢全改谁能全改,所以圣经还是本来的原文。

三、论圣传

问:圣传是什么?

答:这里所说的圣传。指得是传下来的道理,不指别的道理,单指天主默启的道理。圣传上的道理,同圣经上的道理,是一样的真实。耶稣命过宗徒们讲道理,并没有命过他们写道理。他们写的道理是圣经,讲的道理就是圣传,这样圣传比圣经还要紧,若是没有圣传,圣经上的道理,也不全也难懂。所以圣传是很要紧的。圣经上明明命人遵守传下来的道理,传下来的道理就是圣传,所以圣传一定有传圣传的法子,就是从古以来,圣教会。所有的经言、礼节、纲鉴、史记、并各等碑文古迹,到底为分清圣经圣传的真假,懂得圣经圣传的正意,该听圣教会的教训,如今该看,圣教会有什么权柄教训人。

四、论圣教会教训人的权柄

问:圣教会是什么?

答:圣教会也指得是天主教阖教的人,到底平常指得是在教里有权柄的人,就是教皇、主教、神父。

问:教训人的权柄是什么?

答:是领上天主的命,替天主把圣经圣传上的道理。给众人讲明证明、定明,教人好懂、好信、好分清。代自己的权柄,又相帮他们替自己,讲解、证见、定断,领这个权柄的人,就是教皇、主教。因力耶稣把这个权柄交给宗徒们,教他们往下传,教皇、主教是接宗徒位的人,所以有这个权柄。耶稣交付这个权柄的时候,同他们说,你们该到普天下,教训万民,所以是至公的权柄。耶稣又说,谁听你们,就是听我,所以是代天主的权柄。耶稣还说,我和你们同在。一直到世界穷尽,所以是不能错的权柄。就是因为这个权柄的缘故,天主教的道理,才是这样的至真至正,至齐全,至美妙,所以天主教信服道理,不但是凭正理,更是凭天主的权柄。既然是凭天主的权柄,所以就是有懂不过来的道理,只要圣教会定明是该信的道理,立刻就信,丝毫不疑,该信的道理,叫信德的道理。

问:万一信错或讲错道理,该怎么样?

答:知道就当改,若是在信德的道理上,因执不改,就成异教,就要受弃绝。

五、论从前的圣迹

问:圣迹是什么?

答:圣迹是天主明明的为自己的光荣,并为人灵魂的益处,所办本性以外的奇妙事,办这样的事,叫显圣迹。比如教死人复活,命太阳倒走,这是本性以外的事,所以是圣迹。鬼所显的奇怪,人所变的巧法,这是本性以内的事,所以不算圣迹。为辨明圣迹是真是假,该看各等的光景,更该靠圣教会的定夺,才能免错。天主为证明自己的教,除了先知话,并许多的凭据以外,另外是用圣迹。因为显圣迹,是超性的事,用超性的事,证超性的教,正相对,所以从古教的时候,天主就常显圣迹为证自己的教。多喒要用一个人当先知,更要给他显圣迹的能力,为教人知道,他所讲的道理,是天主的道理,另外是用梅瑟,显的圣迹更多,因为梅瑟不单是先知。而且还是整教理,传诫命的人,所以用他更多显圣迹,为证他所传的教,是天主的教。耶稣传教的时候,更是不断的显圣迹,死后第三日用自己的能力复活,更是至大的圣迹,从耶稣到如今,在圣教会里,常是不断的显圣迹。

问:怎么知道这些圣迹?

答:或看圣经,或看圣教会的纲鑑、报章,并圣人言行等书,都能知道许多的圣迹,要在教友地方居住,不保也能经验几样圣迹。

问:怎么能知道这些圣迹都是真的?

答:这些圣经、纲鑑、书报,著不能一齐弄假哄人,况且有许多的圣迹,是在几千几万人面前显的,也是几百几千年常有的,怎么能哄了人。

六、论现在的圣迹

问:现在还有圣迹没有?

答:圣教会的圣迹,至到世界穷尽也不能断。如今把那些时时有、处处有、人人可见的圣迹,题说几样,看天主为证自己的教,用多少多大的凭据,第一是镇魔蹨鬼。

问:魔鬼是什么?

答:魔鬼是背命的天神,天主造万物的时候,在人以上还造了无数的天神。在天神里头,有一少半,自高自大,背叛了天主,下了地狱,永远受罚,从此以后就叫魔鬼。魔鬼的力量比人大,人本然不能镇他蹨他,但是天主教,依靠天主的相帮,就能镇他蹨他。儒教人又敬他,又怕他,他反倒又吓。天主教不敬不怕,而且又证他的虚假,又破他的诡计,他反倒逃跑躲避,看是圣迹不是。第二、天主教不是人力传开的。因为天主教的道理,是超过明悟的,规矩是相反私欲的。传教的人,多半是无势力的,又有多少的帝王官长,想尽法子,苦害残杀,阻挡人传教、奉教,虽然是这样,到底这个天主教,传的很宽很快,越杀害越兴旺,这不是天主的能力是什么?第三、天主教变化世界的奇妙。也不是从人来的,但凡奉了天主教的地方,按道理规矩,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按爱情;并各等善举,同没奉教的时候,或不奉教的地方相比,真是天悬地隔,请问那一教是一样很大的圣迹。

问:致命是什么?

答:致命是舍上命,作证见的意思。就是为证自己所奉的教,所信的道理,所守的诫命,所修的德行,至於受了人的杀害,这都是致命。从宗从传教到如今,普天下不知道有几百万致命的人,按刑罚是凶残至极的,按勇敢是出乎人情的,按所发显的德行,都是人想不到的。也不用题别的,单看光绪二十六年,致命的有多少,刑罚有多么样凶残,致命的勇敢德行,有多奇妙,要不是天主格外的加力量,怎么能这样的齐心,再看这一样圣迹,奇妙不奇妙。第五、圣教会常存不灭。也是一样显明的大圣迹。要是一面看那些各国各教的人。想什么毒法子,为灭圣教会,一面看圣教会,按世情说,是怎么样的无靠,再看立教的耶稣,传教的宗徒,是怎么样死的,圣教会久已该灭。到底至如今,不但不灭,反倒更旺,按耶稣所许的话,就是至世界穷尽,也胜不了吾的圣教会,看这个圣教会,坚固不坚固,看这个圣迹,显明不显明。

七、论圣教会的面模

问:圣教会的面模是什么?

答:圣教会是众人合成一会,如同一个人身一样,各人有各人的面模,所以同别人混不了。圣教会也有自己的本面模,所以同别的教分得清,教人认不错。圣教会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从传下来的,这四个记号,是圣教会的本面模,其馀无论什么教,也不能全有这四个记号。

问:圣教会按什么是至一?

答:按道理,按头目,按敬礼,全是独一无二的。

问:按什么是至圣?

答:按立教的根原,按所敬的神,按圣教会的本头目,按道理规矩终向,全是至圣的;立教的根原是天主,所敬的神,还是天主教的本头目是耶稣,道理是至齐全的,规矩是至美好的,终向是为教人成圣人的,看这个教,彀个至圣不彀。

问:按什么是至公?

答:第一、按地方是至公的。因为圣教会是为各国、各处、各等人立的;第二、按时候是至公的,因为圣教会,也是为世世代代的人立的,看这个教,公不公。

问:按什么是从宗从传下来的?

答:第一、按道理是从宗从传下来的。按圣经上说的,天主把道理,全默启宗徒了,也不再默启别的断道理了,所以圣教会所信的道理,常是宗徒的道理。第二、按权柄是从宗徒传下来的,因为耶稣把权柄全交给宗徒了。所以或是接宗徒的位,或是领宗徒的权。才能代耶稣的权,在圣教会里头,教皇、主教是接宗徒位的人,神父是从教皇主教手里领宗徒权柄的人。所以圣教会所有的权柄,全是从宗徒传下来的,看这四个记号清楚不清楚,看这个面模好认不好认,如今把天主教的凭据已经大概题过了,往后再把天主教该修的德行,该守的规诫。并奉教的事情,少题几句,教人好入门。

八、论奉教该修的德行

问:德行是什么?

答:德行是容易行善的能力。这个能力,也有的是天主赏的,也有的是因为多行善事,演习来的。若是从本性的力量来的,又是为本性的好处,就是本性的德行。要是从超性的力量来的,又是为超性的好处,就超性的德行,再要简於天主,就叫向天主的德行。若是虽然是为天主。到底本然是归於成全人的德行,就叫正风俗的德行。向天主的德行,有三个,就是信德,望德,爱德。正风俗的德行总归於四个。就是智德、义德、勇德、节德。向天主三德,常是天主赏的,常是超性的。正风俗四德,也有学习成的。从这四德行的善工,也能是本性的好事,也能是超性的善工。靠天主为天主,就是超性的善工,仗人,为人,就是本性的好事。如今在这七个德行上,少题几句,教人知道,天主教修什么德行。第一、论信德。信德是天主所赏向天主的一个德行,这个德行,教人坚坚固固的,信服天主所默启的道理。因为天主永远不能错,不能哄,所以这样信服,为求灵魂,信德是最要紧的,没有信德,万救不了灵魂。

问:该信什么道理?

答:但凡是信德的道理,连知道的,带不知道的,全该信。

问:该知道什么道理?

答:按天主同圣教会的命。该大概知道信经,天主十诫、圣教四规、七件圣事、并天主经。若是不能全知道这些道理,至少当知道,有一个真神,这个真神,是赏善罚恶的大主,这样,大概能救灵魂,要能知道天主三位一体,并天主第二位降生的道理,更稳当。

问:三位一体,是什么意思?

答:按天主默启的道理。天主按体,是一体,按位是三位,辣丁话就是圣父、圣子,圣神。三位共是一性一体,一个天主。第二位圣子,在汉哀帝元寿二年,结合人性,降生成人。名叫耶稣,又叫基利斯督,甘心被钉十字架上死,死后第三日复活,复活后第四十日升天,升天后第十日,打发第三位圣神降临,加宗徒们的明智、力量、爱火。至如今,圣神常在,到世界穷尽,圣神也不离开圣教会。

问:一个天主怎么能是三位?

答:这端奥妙道理,连天神,也懂不来,到底因为是天主默启的,所以该信服天主。

问:怎么能得这个信德?

答:信德,既然一面是按凭据当信的真理。一面是天主的恩典,所以要得这个信德。也就是一面用心查考这此凭据,一面求天主赏赐天主一定要赏这个恩典。第二、论望德。

问:望得是什么?

答:望德是一个问天主的德行,教人依靠天主的相帮诚心盼望得天主所许的永福,并得永福的法子。永福,就是天主,得永福就是永远见天主,享天堂无穷的福乐,得永福的法子,就是天主的相帮,比方赦罪的恩典,圣宠的恩典,并一切为灵魂要紧,或有益处的恩典。都是相帮人得永福的法子。所以都能盼望,都能彀得,就是肉身的恩典,要是善用,也能相帮人得永福。所以也能盼望得的,望德也是最要紧的,因为要升天堂,总该走天堂的路。天堂的路,不是容易走的,不盼望享永福,谁肯走,没有天主的相帮,谁能走,不盼望,怎么能得天主的相帮?况且在圣经上天主还命人发望德,所以望德不能不是最要紧的,第三论爱德。

问:爱德是什么?

答:爱德是一个向天主的德行。教人愿意爱天主在万有之上,并为天主爱人如己。

问:为什么该爱天主在万有之上?

答:天主的美善是无限无量的,天主又是万善万美的总根原,所以天主是无比的可爱。要想天主怎么样爱人,赏人什么恩典,更该爱天主在万有之上。而且爱天主在万有之上是天主的诫命里头,第一个至大的诫命,所以不得不爱天主在万有之上。

问:爱天主在万有之上,是什么意思?

答:是按信德,看重天主超过一切受造的神人、万物以上。总不肯因万物的缘故,得罪天主,这就是爱天主在万有之上。

问:为什么说为天主爱人?

答:若不是为天主,就不能归於天主,不归於天主,就不算爱德。因为爱德,是向天主的德行,所以总得为天主,才算归於天主,这样也算爱天主。

问:怎么算为天主爱人?

答:因为人是天主所造、所救的,要是奉了教领了洗,还是天主所过继的义子,是耶稣的肢体。又因为爱人,也是天主的大诫命,而且爱人同爱天主还是一个诫命。一个德行按这些意思爱人,全算为天主爱人。既然爱人是为天主,所以无论亲疏贵贱,好歹仇友,教里教外的人。全当为天主爱。既然说,爱人如己,所以先当按正理,爱自己。拿自己的心,体合别人的心,照自己的心爱别人,这就是爱人的规矩。

问:信望爱三德,哪一个大?

答:按圣经上的话。大的就是爱德。第四、论智德。智德是明悟容易定断事理的能力。教人每次遇见事情,能定断的合乎天主的正理。又能想到那些合理的正法子,这就是智德。第五论义德,义德是好公平的心,教人在神跟前,并各等人跟前,常愿意照应分的公平理,来往款待。所以敬神、孝亲、敬长、报恩、法治、悔罪、诚实、温和、大方,都归於义德。第六、论勇德。勇德是按正理,承当患难的力量。人在患难里头。另外是在死的大难里头,能管住自己的心情。或该抵挡、或该承受、全合天主的正理,至大的勇德,就是为天主致命。归於勇德的德行,就是依靠、大志、忍耐、恒心。第七、论节德。节德是管制各样的贪情,另外是管制口味,同肉情的贫情,所以节德,特特的是在这两样贫情上,教人容易符合天主的正理,不过乎中道,另外归於节德的德行,就是节食、节酒、贞洁,良善,谦逊端方,得各等德行。并加增各等德行的法子,就是一面求天主赏赐,一面是常常默想,演习的修这些德行。

九、论当守的诫命

问:奉天主教,该守什么诫命?

答:为平常教友。就是该守天主十诫,同圣教四规,为教士修士,并各等在另外地步的人。除了十诫四规,还当守自己本地位的规矩。

问:十诫是谁定的?

答:是天主亲自定的。就是从造人的时候,就把十诫印在人的良心上了。后来因为人疏忽的缘故,仿佛把十诫忘了,过了二千五百来年,天主把十诫刻在两块石板上,在西乃山上亲自交给梅瑟,传到如今,同人良心上所刻的十诫,还是一样,就是到世界穷尽,也不能改。

问:圣教四规是谁定的?

答:是圣教会用天主的权柄的。如今在每一条诫命上,题一两句。第一诫、命人钦崇一个天主在万有之上,禁止敬假神,信异端。第二诫、命人尊敬天主的圣名,禁止用天主的圣名发虚誓。第三诫、命人遵守主日瞻礼,在主日瞻礼之日,禁止傭工受苦。第四诫、命儿女孝敬父母,命父母教养儿女。禁止一切不慈不孝的罪。第五诫、命人为天主爱人的灵魂肉身。禁止一切杀害、仇恨,并坏表样的罪。第六诫、命人保守本地位的洁净。禁止一切邪淫的言语、行为。第七诫、禁止一切不公道的财帛。有不公道,命人补还。第八诫禁止一切妄疑、妄断、妄证、并坏人名声的罪,坏了人的名声,也当赔补。第九诫、禁止喜欢一切邪淫的念头,命人心里也该洁净。第十诫、禁止贪图一切不公道的财物,命人心里也该公道。十诫总归於一个爱。就是爱天主在万有之上,并爱人如己。圣教四规第一规、命人主日瞻礼。望弥撒。第二规、命守大小斋,第三规、命人一年至少解罪一次。第四规、命人一年至少领主一次,这就是十诫四规大概的意思。

十、论奉教

问:人人都该奉天主教么?

答:谁想敬真神,死后到好处,总得奉天主教,前头已经证明。独一个真神,就是天主独一个真教,就是天主教。独一个好处,就是天主所住的天堂。不奉天主教,怎么能敬真神?能到好处?再者,耶稣说过,谁要信服领洗,能救灵魂;谁不信服,就要受罚。所以但凡不肯信服,不愿意奉教领洗的人,必定救不了灵魂。但是有多人,听明道理,奉不了教,都是因为阻挡的缘故。这些阻挡,大约归於这七样。第一、是因为道理不全明白,怕后来上当。当知天主教的道理,谁也不能全知道,不过按自己的明悟,把自己本地位要紧的道理知道了,就可以奉教。往后再学,越多越好,到底总不能全明,也用不着全明。要说上当也不该怕。若是凭据不彀,自然该怕。有这么些确实凭据。还怕什么?过於害怕,也不算明智。第二、是怕伤孝道。该知道,伤孝道不伤孝道,全在奉的教正不正,奉正教是办正事,办正事怎么算伤孝道。倘若父母走错路、办错事。难道儿女也当错走错办,才算孝敬么?况且爹娘是小父母,天主是大父母。难道可以为小父母的缘故,不尊敬大父母么?第三、是怕伤忠义。估量奉教,是私投外国,或为国家有害。当知道,天主教也不是中国的教,也不是外国的教。是普天下的教,不过是外国奉的早,中国奉的迟就是了。比如官街官道,难道谁先。就是谁的么?而且奉教也是奉旨的事。奉了教,也还是中国的民,怎么算私投外国?要说怕为国家有害的话,请问在那一条上,真受过天主教的害,在那一样上没有沾过天主教的光。明查天主教所办的事,细看天主教所著的书,就知道这个天主教,为国家,到底是有害有益。第四、是怕难处。不是怕学不会经言要理,就是怕规矩难守。该知道经言要理,不在学会学不会,单看用心不用心,若是用尽了心,就是学不会,也能将就至於规矩,为平常教友,本然没有难守的。请看十诫四规,那一条真难守?况且有天主的相帮,就是有些难处,也都能守得来。第五、是怕人拦挡。该仔细思想,奉教不但是关系终身的大事,还是关系永远至大的事,怎么可以教别人拦挡住?该多求天主,加增自己的力量,免力胜这些阻挡。第六、是看襰表样。要奉教,就该看教,不该看人。要看人,该看好人,不该看襰人。道理不真,规矩不正,这是教的缺欠。不遵道理,不守规矩,这是人的毛病。想恭敬天主,效法恭敬天主的人,想救灵魂,效法灵魂的人,这才是正经办法。第七、是怕魔鬼的扰乱。魔鬼最怕人奉教,所以尽力阻挡谋害,到底不该信服他。求天主倚靠天主,一定能胜他,能破他的诡计。

问:该怎么样奉教?

答:奉教不难。就是弃绝了邪神异端,下了社,恭敬天主。进堂念经,守教中的规矩,学习经言要理,预备领洗,就是奉教,就是保守教友。保守教友,在领不上洗的时候,有盼望领洗的心,真心爱天主痛悔、定改。也能得赦罪的恩典。若是遇见死的危险,该快请人代洗,勉力发爱天主的心。痛悔、定改,求天主赦罪,这样就是领不上洗,也能升天堂。

问:该怎么样代洗?

答:该把清水倒在额上。就倒就念,我洗尔,因罢德肋,及弗略,及斯彼利多三多。名者。这就是代洗。无论教里教外的人,都能给人代洗。若有人临死、想奉教领洗,只要他愿意全信服圣教会的道理,至少知道,有一个天主,天主是一体三位,第二位降生。受难钉死,救赎万民。又知道天主是赏善罚恶的大主,再有痛悔定改的心,就该给他代洗。要是没开明悟的人,有死的危险,常该想法子给他代洗。

问:妥当领洗,能得什么益处?

答:一能赦原本二罪。二、能全免罪罚。三能得宠爱。一有宠爱,就是圣人,就有向天主三德。并正风俗七德。四、能得本圣事的宠佑。相帮人,善尽教友的本分。五、灵魂上印一个永远不能灭的神印。这个神印,是教友的记号,也是领别的圣事的根本。六、能成天主及圣教会的义子。七、能同耶稣并圣教会相合,仿佛一身一体。这些益处全是美妙至极的,但是在这本简言上,不能讲解。

问:奉教是好,但是迟后些时再奉,使得使不得?

答:若是因为没有查明邪正,迟些时,为往明里查,也不算不好。要是已经查明,再往后推,这是大不合理。比如有人,得了错迷症认错父母,或是受了反叛的哄骗,敬错君王。后来病好了,醒悟了,还不肯孝真父母,敬正君王,还要推到后来,看合理不合理。天主是万民的公父,是天地的大君,以前认错,敬了死物、古人、牲口,如今查明醒悟,还不肯在真正群父名下,尽忠尽孝,还要往后推。还有什么比这个再不合理,而且这也是糊涂到底的办法,比如有人明知走错路,还要尽的往前走,看糊涂不糊涂。走错天堂的路,比走错世上的路,关系更大。知道自己多喒死?万一赶不上,后悔不后悔。现者奉教是天主的头一个大恩典,如今赏恩不要,后来想要,就怕不赏了。这样推来推去,推个地狱,看糊涂到什么地步。所以有心奉教,万不可推到后来。

第四节  解疑惑之端:疑惑总论

为证明教理的真假邪正,本然有几样确实凭据,就足彀了。就是有一样,也不算不彀。比如皇上的印玺。有一颗还不彀么?天主的凭据,第一样仿佛一颗印一样。有这么些确实凭据,还有什么可疑惑的事理?但怕有人还要疑惑,所以再破解几句。

问:为辨疑惑,有什么简法子?

答:为辨明假的邪的,十分容易。不拘在什么上头,只要查出一样不合理的光景,就知道一定是假的、是邪的。若要证明,是真是正。总该把前后内外、并各等的光景关系全查明。查得全合理,再有确实凭据,才能定是真、是正。总是好的要全,襰的要偏。所以真的、正的,总该全真全正。有一样偏病,就算假、算邪,这就是破疑惑的简便法子。在教理上,肯有的疑惑,大约就归於这五样。就是邪神、异端、中国的教门、外国的教门、并天主教的事理。如今就按这五样辨论几句。为解人肯有的疑惑。

一、论归於邪神的疑惑

问:怎么算敬邪神?

答:除了一个天主,无论敬什么神人、万物当造主,都是敬邪神。至於天神圣人,能当天主的宠臣恭敬,万不能当天主的恭敬。若是当天主的恭敬,也是敬邪神。如今把儒教所敬的神,题说几个。看像神不像神。第一、论玉皇。按《重增搜神记》。玉皇是光严妙乐国王的太子。到秀严山修行到死,后来宋徽宗封他当玉皇。辨《搜神记》是荒唐到底的邪书。光严妙乐国秀严山,全是无影踪的地名。有生有死的人,怎么能成神?怎么能封神?第二、论观音。按《香山宝卷》。在迦叶的时候,须弥山西边有一个世界,里头有一个兴林国,国王叫妙庄王。观音名妙善,是妙庄王的第三女,跑到白雀寺里当了姑子。妙庄王命人烧白雀寺。妙善口中喷血,天降红雨灭火。王怒,命把妙善绞死,后又返活。割了手,剜了眼,和成药,治他父王的恶癞。所以叫救苦救难观世音,按《琅邪代醉编》观音是男人,不是女人。辨《香山宝卷》上所记的那人名地名,都是无影踪的。既是血口喷父,问了绞罪的犯人,又不知是男是女,为什么恭敬他?再者,既是又一个世界上的老古事,写《香山宝卷》的人,怎么能知道?看是糊说不是?第三、论关羽。按《三国志演义》关羽是河东解梁人,因为愤恨逞强,杀了县官,逃到涿州。又因为诡诈反覆,教孙权斩了,后来明神宗封他护国忠义大帝。辨:为何恭敬一个杀官诡诈挨刀的凶犯?第四、论真武。按《重增搜神记》真武是净乐国的太子,到武当山修行,功成升天,奉上帝的命,往镇北方,披发赤足,剿除魔王。元成宗封他为元天上帝。辨:那些人名地名,也全是无影踪的。那此升天剿魔,全是无根底的,信口妄说,怎么可信?第五、论城隍。城隍也不是神,也不是人,城是城墙,隍是城濠。儒教人不想不查,就把城隍二字,敬成神了。明神宗以后,又封了些近年的死人。他们怎么能算神。怎么能护城?第六、论张天师。按《神仙传》等书。张天师是张道陵,他给人画符治病。谁要领符治病,就当出五斗米。当时的人,叫他米贼。唐元宗封他天师,元朝把天师的名号革了,百姓还叫他天师。宋太祖把他双革了。向众臣们说,至尊的就是天,怎么能有师?他的后代,辈辈卖符骗人,辨既然两次把他天师的名号革了,为什么还叫他天师?既然儒教人,也叫他米贼,为什么还信服他那些哄骗人的诡计?但凡邪教,都是哄人,不是凭空捏造,就是变巧迷人。再不然,就是魔鬼的邪法,万不可信。第七、论阎王。按《阎王经》。阎王有十个,就是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五官王、阎罗王、卞城王、泰山王、都市王、平等王、转轮王、这就是十殿阎王。辨这些无影踪的人,怎么能管地狱?他们以前,地狱谁管?除了造地狱的真主宰,谁有这个大权柄?第八、论财神。按《姑苏志》,财神是赵公明。辨:赵公明也是个无影踪的人。就算有个赵公明,谁给了他掌管财帛的权柄?敬财神的人,果然都富了么?不敬财神的人,难道全穷了么?第九、论龙王。按《镇江府志》等书,龙王是宋朝的人。叫谢绪,隐在金龙山,后见元朝的兵,把谢太后同少主掳上走了,自己跳了苕溪河了。临死发誓说,苕水逆流,是吾为神时,黄河逆流,是吾报怨时。后来明太祖封他金龙四大王。辨既是苕水逆流才能成神,请看苕水逆流了没有?就算封成王,也是个牲口王。要再看儒教人求不下雨来的时候,怎么作践龙王,更不值的一辨。第十、论风雨雷电等神,并茅姑姑。按儒教人的讲究,这些风雨雪霜,并打闪、响雷等事,都有另外的神掌官。所说的神,都是凭空捏造的古人。这些古人的虚假无能,用不着再辨论了。本然该讲明这些天气变化的情由,为解这些疑惑,但是在这本简言上不能讲解。总而言之,这些变化的情由,都是从万物的本性来的,万物的本性是天主造就的,所以全是天主管,用不着那些无影踪的人管,那些无影踪的人也管不了这样的大事。这些邪神,不必多题了,但凡邪神,都也仿佛。儒教人那里也敬神,不用说别处,连茅厕里,有地方,还要敬个茅姑姑。看这些神,高贵不高贵,看这些事糊涂不糊涂?

二、论异端

问:什么是异端?

答:但凡把敬造物主的礼,归於受造之物,或是不按正理,敬造物主。都是异端。比如敬邪神,靠邪神,求福免祸,不按正道。死生富贵,妄想推算,都归於异端。异端同风俗不相反敬神的礼,异端正相反正风俗,天主教不禁止,真异端,天主教不得不禁止。如今把本地肯行的异端,题说几句,为解疑惑。第一、论天地君亲师五字牌。天地不可敬,君当忠、亲当孝、师当遵,万不可敬死字死牌,更不可当神的烧香点灯。第二、论符箓。符箓就是儒教所带的符。和尚道士、用红黑笔画些怪道子哄人、骗人,这还是那个米贼的法子。为什么还信他?第三、论择日子。日子全是天主为人造的,并没有襰日子,吉凶祸福,全与日子无干。同日打仗的,有胜有败,一天出门的,有凶有吉,与日子何干。第四、论风水。儒教看风水是看方向穴道,为定子孙的吉凶祸福。这是又虚又不合理的事,吉凶祸福,全是天主掌管,与方向穴道无干。一家的子孙,一样的方向穴道,难道后来的吉凶祸福也都一样么?为什么不查不看,抱住死信。第五、论算命。算命是按人生的时辰八字定人一生的吉凶祸福。这个事又不合理,又是哄人。无灵的死字,怎么能知道后来的吉凶祸福?算出来的那些吉凶祸福,有几次应验的?第六、论相面、是按人的面貌五官,骨节四肢,定人一生的吉凶祸福。这个事也如同那些择日、算命等,是一样的虚,一样的异端。因为人的吉凶祸福,与长像无干。第七、论算卦。算卦是用珠子、或用钱乱摇乱跌。用籤子、或用板子,冒抽冒簸。定将来的吉凶祸福。这个如同抽轴拈阄一样用这个定吉凶祸福,不是异端是什么?第八、论测字。测字是教人随便写上字,照字的笔画,算人的吉凶祸福。字是人随便想出来的记号,各国有各国的字样,一时有一时的写法,与吉凶祸福何干。但凡异端,都是一样的虚假哄人。第九、论日蚀月蚀。儒教人拿日蚀、月蚀当不祥之兆。当日月受难,所以都要救。该知道日月蚀,不是别的,就是因为日月地转动的时候,彼此遮挡的缘故。月体遮日、是日蚀。地影遮月是月蚀,到了时候总得蚀。算什么先兆?受什么灾堆?何必救他。谁能救他。第十、论转生。这个转生。更是反乎情理的事。正经经书上,那里说过转生。要转是一个转一个,怎么一代比一代人多。要转人,不是老人转成儿孙么?要转牲口不是自骂自么?这些祖孙无别,人畜不分的道理。万不能信。第十一、论异事的来由。但凡异事,平常都是从这三个缘故来的,不是弄假哄人,就是变巧戏法,再不然定是魔鬼的邪法,平常都不是从天主来的,要从天主来,总该是全好无缺,为灵魂的益处。有天主的凭据,另外是有圣教会的定断,才可信是从天主来的。

三、论中国的教门

中国的教门虽多。到底平常通行的就是儒、释、道三教。近年又添子个密密教。如今就按这四个教,辨论几句,为解人的疑惑。要知道一个教,是正教不是正教,总该在这七条上查看。就是该看立教的祖、所敬的神、并道理、规矩、礼节、终向、头目、在这七条里头。查得有一条不正,就不能是正教,七条全正才能是正教。第一、论儒。

问:儒教是正教不是?

答:要论古来的儒教,不能一定知道。因为中国的古书,大半都烧了,如今所存的古书。多半是假的,所以不敢一定说。古来的儒教,正不正,要看如今的儒教,一定不能是正教。一、按教祖不正。请问儒教是谁立的,有什么立教的权柄,有什么立教的凭据,连个没权柄的教祖也查不出来,怎么能是正教?二、按所敬的神更不正,除了死物、古人、牲口,连鬼也要敬。还有什么比这些不正。至於道理规矩礼节,终向教工,也全是一样的不正。正道理,不是些人情世理,就是些虚假异端。至於神的真假,教的邪正,并一切归於人,生死赏罚并各等关系永远的大道理,差不多一字也不题。总题也是混杂不清,怎么能正?规矩是国政国法,并不见教规教诫。礼节就是些唱戏、领牲,终向不是为现世的暂福、暂乐,就是些无所为而为德的怪理。教长不用说正,就连个不正的也寻不出来。这样的教,怎么能正?第二、论释教。按《释老志》等书释教的祖师是释迦佛。他生下一落地,就像狮子吼,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天下,惟我独尊。黄身经爪,手肢皆钩,头发披地,毛全朝上。他立了五戒,就是杀生、偷盗、奸淫、妄言、饮酒。辨:近年来,少有人信这个释教了,所以用不着多辨。看他们的教祖像个甚?狮子吼,倒长毛,又钩又爪,披头散发。这就是奸个自称自呼天上天下的独尊。按他那五戒,不忠、不孝、也不戒,尊神、敬神、也不题。这样的教,怎能正?第三、论道教。按道士们说,道教是老子立的,按《文献通考》。不是老子立的,是道士们假冒老子的名字立的。道教所讲的是清静无为,尽符炼丹,并各式各样不近人情的怪法子。这个教,近年来也少有人信服了,所以在这本简言上也不必辨他了。第四、论密密教。这个教按人相传,是唐朝的两个和尚立的。他们所敬的,还是死物、古人、牲口,不过在古人里头,另外恭敬个无生老母。他们编造了些哄人的怪话,定了些修功练气的怪法子。这些怪话、怪法子,在这本简言上,也不能多说。就按这个名字,也知道他不能是正教。既叫密密教,就不是正大光明的教,常说瞒人没好事,好事不瞒人。他们那些传教的,都是半夜三更,偷走暗来,不敢见人。他们传什么都是独传,就是父子夫妇,也不教彼此传。孔不教彼此传,这样的教,怎么能是正教?

四、论外国的教门

问:外国奉的是什么?

答:原来都奉的是天主教,后来失了真传。除了一个如德亚国,外国也都奉的是邪教。耶稣降生以后西洋又都奉了天主教了。别的国都也有奉天主教的,也有奉邪教的,就是在西洋,也有些人,因为不肯守规矩的缘故,离开天主教了。离开天主教的有两样:一样是在信德的道理上错了,一样是不服圣教会管了。头一样叫异教,第二样叫裂教也叫拆教,还有一个如德亚教,一个回教。如今就在这四个教上少题几句,为解疑惑。第一、论如德亚教。如德亚教,是古天主教,天主教虽然是一个,到底耶稣改了许多的旧规矩,定了许多的新规矩。又命人奉新教,他们固执不遵,因此他们也不算正教了。第二、论回教。回教是毛迈德,用外教如德亚教并教凑成的。他的道理规矩,大半是不合理的,又是最随人的私欲的,所以万不能是正教。第三、论裂教。裂教是从天主教分开的。在希腊国有个世俗人,名叫福爵,他靠弥额尔皇上的势力,硬当了总主教,引诱教友不遵教皇的命,后来把他蹨跑了,裂教也暂且止息了。后来又有一位总主教,名弥额尔,又引人离开圣教会,从此以后希腊国有许多的教友,成了裂教了。至於俄国了俄国的皇上,硬逼的教人随裂教。所以俄国的教友,大半成了裂教了。辨:即然裂教是从一个世俗人硬当主教来的,又是皇上硬逼的随了的,圣教会的真面模全然没有。怎么能是耶稣所立的真教。第四、论耶稣教在异教里。如今通行的就是耶稣。所以如今在耶稣教上。少题几句,降生后一千五百一十七年,教皇打发人到德国讲道理。有个德国人,名叫路德,因为教皇没有打发他,他就起了嫉妒的心,故意相反教皇,相反圣教会。讲他的错道理,越讲越错,越讲越襰处,如今不能多说。不过把他那些相反圣教会。真面模的错上,少题几句,看这个耶稣教,像耶稣的真教不像。耶稣教的道理,是爱讲甚讲甚。头目,是一个也不认,所以不是至一的。说犯罪是不由人,犯罪是天主预先定下的,又说积德累功,不但无用,还是迷路,所以不是至圣的。按时候是三百多年,按地方是几个国都,所以不是至公的。道理是私编的,权柄是不认的,所以不是从宗徒传来的。这样的教,不但是如同离开身子的死肢体,还仿佛烂了的坏尸首,他们在中国虽然叫耶稣教,其实早就离开耶稣的真教了。

五、论在天主教上能有的疑惑

问:在这么些教门里头,怎么能知道单是一个天主教是真的,别的都是假的?

答:该拿别的教,同天主教相比。若是有一个教,比天方教更美好,更齐全,更有确实凭据,天主教就是假的。若是没有一个教能比上天主教,就知道单是一个天主教是真的,别的都是假的。因为总该有一个真教,也不能有两个,所以独一个至齐全的,就是独一个真教,因为没有一个教能比天主教再齐全。所以除了一个天主教,再没有一个真教。

问:万一在天主教上有了疑惑,怎么能解?

答:或是自己平心细查,或是盘问传教的人,都能解疑惑。再者若是没有天主的凭据,人要疑惑,还不算疑惑天主。如今有天主这样又大、又多、又确实的凭据,还要疑惑,这是不信服天主,是大轻慢天主,这样本然用不着再辨论了。到底为免人的推辞,把那些肯有的疑惑。再少辨论几条。第一、论迷信。

问:有人说,但凡信鬼神,信教门,并信各等奇的事,都是迷信,天主教也信神信教,并信许多奇异的事,到底是迷信不是?

答:不按凭据,就是迷信,按凭据就不是迷信。但凡按凭据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偏信,或是无凭无据不查不考的妄信,都是迷信。再要不按凭据阻挡别人信,或硬教别人信,这更是迷信。若是查明考实,按凭据定夺,该信的就信,不该信的就不信,这样,不但不是迷信,反倒正是该信。天主教为教人信服每一条道理,用多大的凭据,这还算迷信么?第二、论迷昏药。有人说,天主教有迷昏药,吃这个药,就不由的要奉教,到底是真是假?

答:昏迷人,同明白人,说话办事,大不一样。请看奉了教的人,说话办事,是昏迷的样子,是明白的样子,是由人的样子,是不由人的样子。其实不是奉了教的人昏迷了,是不奉教的人在道理上昏迷了。仿佛脑迷了的人,总不想是自己迷,常想是别人迷,一赶醒悟过来才知道是自己迷了。儒教人一听明道理,都要认自己的昏迷,至於天主教宁死不肯背教,这不是昏迷的不能醒悟了,这是醒悟的不昏迷了。第三、论牲口吃牲口的缘故。

问:按天主教的道理,人受苦受死,是因为犯罪的缘故,为什么天主造下牲口,教他们彼此相喫?

答:天主造牲口是为人的益处。但是要教人真得益处,也不可过多,也不可过少,所以教他们相生相克。本类相生,为人使用,异类相克,免人受害,看天主为人安排的合适不合适。万不可爱牲口在人以上,至於宁救牲口,不救人,这是大相反天主造人物的等次。第四论道理里头为什么有不一样的地方。

问:圣教会的道理既是至一,为什么书上,也有不一样的地方?

答:要有不一样的地方,平常是在辨理的书上,因为假理的样子过多,所以辨驳假理的书,也能不一样。再者,圣教会的道理是至一,这是按信德的道理说,其馀不归於信德的道理,就是有些不全一样的地方,也不算相反圣教会的至一。第五、论敬圣像。

问:天主教说儒教敬像是异端,为什么天主教也敬像?

答:天主教敬像同儒教敬像大不一样。儒教人敬像,一来敬的不是真神的像,也不是真神宠臣的像。二来儒教人就拿像当神,或想像里有神。天主教敬的是天主并天神圣人的像也不拿像当神,也不想像里有神,不过拿像当表记为相帮人,记念天主并天神圣人,又能教人得许多的益处,所以不算异端。第六、论传教的为头。

问:传教是为什么?

答:传教就是为引领人恭敬天主,救自己的灵魂。有了这两条,万福万美全有了,缺了这两条,一生一世全白了,传教总归於爱主、爱人。

问:怎么能有这样的大爱?

答:一来是天主给的,不然,万不能年年有几百几千人,离开本乡亲友,冒上性命的危险,到普天下传教。二来,传教士明知道,天主是万民的公父,万民是天主的儿女,彼此都仿佛亲弟姐妹,所以不难有这样的大爱。

第五节  明传教教之义:传教总论

前四章所讲的,是按理考明邪正。为教自己走正道,得真福。这一章是用正理证明邪正,为引别人走正道,得真福。总而言之,这一本书的道理,总归於个爱,就是爱神、爱亲、爱己、爱人。

问:为什么该传教?

答:但凡宝,都该传,真教是至大至公的宝,所以更该传。

问:什么人该传教,

答:天主教的命说,主教、神父该传教。按公道说,挣传教钱人,该传教。按爱德说,人人都该传教。这一章上所讲的传教,单是论爱德的本分,有一个真爱德,别的都包了。

一、论看重传教

无论什么本分,越看重、越尽的好。要教看重,该知道那个本分是怎么样的体面贵重,能得什么益处,赏报,才能看重。传教是为光荣天主,是为救人的灵魂。这个本分,按那一样也是头一个本分。按体面说,再没有比相帮天主,办救世的大事,再体面,天主本然用不着人相帮,但是愿意给人这个体面,相帮天主救灵魂,比相帮帝王办大事,体面万倍。按贵重说,也没有比救人灵魂的本分再贵重了,因为人的灵魂,不但按本性是很贵重的,另外是因为,灵魂是耶稣用自己无价的宝血赎出来的,这样灵魂是无价之宝,所以救灵魂,是无价的善工。要说传教的赏报,更是想不到的,哀矜的赏报大,传教是至大的哀矜,爱德的赏报大,传教是最大的爱德,善工越多,赏报越加。看传教人,自己行多少善工,他所传开的地方,人人辈辈行多少善工,谁能想到传教人要得多大的赏报,看这个传教的本分,该看重不该看重。

二、论按爱德该传教

为教友最要紧的,就是爱德。爱德就是上爱天主,下爱世人。爱天主就当竭力光荣天主,自己光荣还不彀,还当教别人也光荣天主。爱世人,就当真心救人,另外该救人的灵魂。救人的等次是越亲近越该救。越可怜越该着急,越无能越该相帮,还有什么人能比自己本国、本乡、本家的人更亲近,还有什么患难,比奉不了教更可怜,还有什么无能比外教人在救灵魂上更无能。所以按爱德的本分,一定该传教。但是为传教有个常的爱德不彀,还该有热切的爱德。热切的爱德,就是爱主、爱人的心,热的仿佛着了火一样。平常的爱德,仿佛灰里埋的火,热切的爱德,如同着了的火,越着越旺,越烧越宽。什么危险也不怕,什么阻挡也要胜,这就是热切的爱德。看在这些外教地方,时时处处,有多少人凌辱天主,有多少人下地狱,看该动心不该动心,再者为感谢自己所得领洗的大恩典,为自己多立大功劳,也再没有比热切的爱德更有益处的。

三、论传教先当救自己

既然传教是从爱主、爱人来的,所以先当爱自己,拿爱自己,当爱人的规矩。因为爱德的规矩,是爱人如己,不是爱人忘己,所以不可救己忘人,更不可救人忘己。况且就是为救别人,也是先救自己,才好救别人。传教的效验,虽然不是从人来的,到底天主平常是用好人办好事。再者,传教是同天主一齐救人的灵魂,越同天主相合,越能得大力量。不热切救自己的灵魂。怎么能同天主相合?所以要传教,总该先救自己,就是不传教,也是救自己要紧。如今把救己救人的本分,少题几句,为相帮人扎个爱主、爱己、并爱众人的总根子。第一最要紧的是灵魂上无罪。因为犯罪是得罪天主,是背天主的命,是辜负天主的恩典,是轻慢天主,是凌辱天主。是伤天主的心,是背叛天主,是重新钉耶稣。犯罪失落天主的圣宠,当魔鬼的奴才,难得天主的恩典,丢去一切的功劳,招现世的暂苦,受地狱的永罚,看这些罪恶的关系有多大。看一个犯罪不改的人,能救己救人不能?为救己救人,单无罪不彀,还当有德行。第一、是谦逊。谦逊是众德行、众好处的总根子。没有谦逊,什么德行也不能有了。什么长处也无用了。何况为救己救人,最要紧的是天主的圣宠,没有谦逊,万得不了圣宠,所以谦逊是最要紧的。第二、是良善。因为良善是耶稣最贵重的德行,也是耶稣另外命人效法的德行。良善人,上得天主的心,下得众人的心,所以容易救己救人。第三、是忍耐。因为耶稣救赎万民,是用苦难救的,所以要救己救人,也得为天主忍受苦难,才能救。为容易修这个德行,遇见苦难的时候,常该记得这两句要紧的话。头一句是,这个苦一定从天主来的,第二句是天主给我这个苦。一定是为我好,求天主相帮自己为天主承受这个苦,这是忍耐的好法子。

四、论讲道理

传教是把自己所信的道理,传说给别人。又用实理证明,教人按理都该信服。不讲明白,怎么能教人知道、信服?从耶稣传教至如今,那个传教的,不是讲道理传开的?所以为传教。讲道理是最要紧的。

问:该怎么讲道理?

答:该言论按圣教会的道理讲。该说真实的话,该用凭据证明,该按次序讲,先浅后深,先辟邪理,后讲正理。又该讲完一条,再讲一条,不可乱讲。

问:若是不会讲道理,该怎么样呢?

答:该学,就是多看书,多听别人讲,多演习的自己讲。另外该多求天主相帮自己讲,若是有人问自己不明白的邪神异端,不可冒然辨论。该问明再辨,或是听出错来再辨,这是辨理的好法子。倘若不能多讲,或借给他们书看,或引他们听会讲的人,都能顶讲道理。

问:该给什么人讲?

答:无论什么人,只要肯听,就当给他讲。就是襰人,或是听的人意思不正,也当给他讲。因为传教就是为教襰人成好人,为改正人不正的意思成正意思,不讲怎么能成能改。

问:讲道理该怎么起首?

答:若是有人愿意听道理,先说几句礼貌话,就可以起首讲。要是不愿意听道理,就当多说礼貌世情的话,看机会再起首。比如:问他们日月是怎么走,是死的是活的,总是谈论的时候。随时随地,参道理,不能按一定的死法子。

五、论立表样

为传教最有关系的是立表样。或好或襰,都有很大的关系。道理是开人的明悟,表样是动人的心,又容易变化人的心,要说归於本人的关系,更是想不到了。但凡从自己好襰表样上所生出来的功罪,全归於自己。一个人的表样,能有多少人效法,或效法多少次,谁也想不到。好襰表样,另外是在新传教的地方,关系更大。老教友见的也多了,道理也大概懂得了,所以见了好襰表样,也不多动心,也不多效法。新传教地方,见了教友的好表样,也容易起爱教、奉教的心,若是见了教友的襰表样,更容易思想教友都不好,还要思想教也不是好教,至於道理也不听了,教也不奉了,看这个表样的关系有多大。所以,传教的人常该勉力的立好表样,另外是在怕罪上,在谦逊上,并在爱德、忍耐、端正、朴素上。立好表样。

六、论传教的益处

有多少人,不是不愿意传教,但是因为道理不明白的缘故。常想传教没有益处,所以没有心肠传教。该当知道,传教的真益处分三样。一样是在天主台前,一样是在自己身上,一样是在奉教的效验上。按这三样说,传教总不能没有益处。反倒常有很大的益处,平常都是单看效验,不看善工,这是公公的一条大错处,也是传教的一个大阻挡。如今把这三样真益处大概讲几句,看这个传教的辛苦,是白下不是。第一、在天主台前不能没有益处。因为传教的头一个为头是为光荣天主,有人奉教,自然能光荣天主,就是没有人奉教,传人讲道理立表样,为人的灵魂劳苦祈求,也是光荣天主。第二、在自己身上的益处,也不能没有。因为传教的第二个为头,是为尽自己爱主爱人的心。这个爱德,全在自己传教的心,尽不尽,不在所传的人,奉不奉,有人奉,自己的爱德也加不了,没有人奉,自己的爱德也减不了。爱行一样,功劳本然也一样,到底要按各等不顺心的光景说,传不开的人,功劳还能更加,赏报也能更大。第三、论传教的效验。本然一面是在天主的安排,一面是在听道理人的好心。不在传教人,到底要传教人真把辛苦下到,平常都白下不了。天主的圣言讲出去,如同把好子种下在地里,迟早多少,总要生长。我们常该安心尽我们的本分,求天主赏赐众人,奉教的恩典。但不可因为没有人奉教的缘故,败我们传教的心肠。

七、论成全新教友

在圣经上,比新教友仿佛吃奶的小孩子。本然新奉教的人在天主台前,真如同一个新生的小孩子一样。要教一个小孩子长大成人,看该下多大的辛苦。再比方想成个好士农工商,该怎么样用工,成全好教友,更该多用工,总该是奉一个成一个,不可单图多。不管成不成,仿佛不奉一样,这样,不是些有名无实的假教友,就是些先奉后背的真外教,有什么益处。所以传教的也得下辛苦,奉教的更得下辛苦,勉力的多懂道理,多学经言问答,在各样的光景事情上,老教友都该勉力的多相帮新教友,教训他们,指引他们,用朋友医生的心,管理责劝他们,教他们个个都真正了教友,这是传教的总终向,这是奉教人的大福分。

 

续补一节  论几件开天辟地以来的大事

在前六千来年,天主造了天地万物,又造了一男一女,男名亚当,女名厄娃,为万民的原祖父母,教他们在地堂里,平安享福,事奉天主,功全德备,不死升天。因为他们犯了天主的命,所以蹨他们出地堂,来到这个苦世上受罚。过了一千五百来年,人多犯罪,招天主的义怒,发了洪水,灭了世人,单留下诺厄一家八口。又过了九百来年,天主默启梅瑟起首写圣经,给了十诫板,随后又拣选了三十个人,写了四十五卷古圣经。又过了一千五百来年,到汉哀帝元寿二年,按古经所写的时候光景,天主第二位圣子,结合人性降生,名叫耶稣。耶稣又是真天主,又是真人,在世三十三年,给人立表样,讲道理,受尽万苦万难,甘心被钉十字架上死,为救赎众人的罪。死后第三日用自己的全能复活,复活后第四十日升天,升天后第十日天主第三位圣神降临。后来世界一定要穷尽,死人全要复活,听公审判。善人结合原旧的肉身,同升天堂,享福无穷;恶人结合原旧的肉身同下地狱,受苦无尽。传教奉教,就是教人躲永苦的地狱,升永福的天堂。

 

邪正理考简言终

感谢天主

 

 

[1] 疑为“吃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