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省堂志

ChineseCS 10月 31, 202104:27:38明末天主教各省堂志已关闭评论392962字阅读9分52秒
各省堂志
上海大学历史系研究生王艺录入
北京在宣武门内东首(即顺城门)1650年汤若望建南堂;又堂在皇城西华门内光明殿上首蚕池口,1303北堂 ,法籍耶稣会士;东堂在碑亭巷,利玛窦时之东堂。
南京在旱西门内螺丝转湾
淮安在新城东门内大河卫傍
扬州在钞关门内过打珠巷种子琼花观西首
镇江在南门街第三座牌坊下,即丹徒南门四牌坊双井?
徐州在东门内,近北门斗诸宫后
苏州在王府基北通关坊金母桥西
常熟在南门内西首
太仓在东门内太平桥
?山在县东北四牌楼
嘉定在西门内宫余桥
崇明在东门内
无锡在三里桥
松江在娄县东丘家湾
上海在小东门内
杭州在北关门内天水桥南
嘉兴在西门内府学后
金华
兰溪在朱家码头进去
福州在南门内宫巷
建宁在北门内
延平在卫前
浦城在布心街西缪家巷
邵武在东门内檀香寺对过
山西绛州在老王府铺上
陕西西安府在北门内糖坊街
南昌在棉花布戊子牌坊杏花村广润门内
建昌在府前
赣州在西门内赣南道衙门东首
吉安在东门内横街
武昌在汉阳门内蛇山底下
济宁在南门内杨翰林街
济南在西门内高都司巷,又堂在西分打铜街
广东广州府在西门外第六铺,又堂在杨仁里
河南开封在西门内
五河在东关外许宅
四川保宁府在东关内察院西六眼井,再西二十步即是重庆府,山上又堂在川东道衙门远半里路
宁波府县在灵桥门内我那个西泥桥巷口
长沙府在长沙县西长街
北京天主堂
见钦定日下旧阁考参四十九张
时宪书局在宣武门内,天主堂西,即明天启二年,都御史邹元标,副都御史冯从,吾所建首善院后,礼部尚书徐光启借院修历名曰“历局”,本朝仍令西洋人居此,治理时宪书(大清一统志)天主堂明万历二十八年建,本朝顺治十四年修,康熙五十一年重修,乾隆四十年毁于火,四十一年重建门额曰“通微佳境”,并亭内碑铭均世祖章皇帝,御制殿中扁曰“万有真元”联曰“无始无终先做形声真主宰,宣仁宣义聿昭拯济大权卫”,圣祖仁皇帝御书西偏为时宪书局,有扁曰“勤慎可嘉”,世祖章皇帝御书门额曰“天文历法可传永久”,堂中有扁曰“密合天行”,曰“尽善尽美”后厅扁曰“声清气和”,联曰“云从高处望,琴向静中弹”,皆圣祖仁皇帝御书。世祖御制天主堂碑,记《易》序“卦革而受之,象曰‘泽中有火,革君子以治,历明明时鼎之’象曰‘木上有火,鼎君子以正位凝命’,是以帝王膺承历数,协和万邦,所事书皆敬天勤民之事,而其要,莫先于治历四时,以成战功,抚五辰而熙庶绩,使雨晹时,若民物咸亨,道必由之引,开创之初,昭式九围,贻谋奕业则治,历明时固正位,凝命之先务也。粤稽在昔,伏羲制干支,神农分八节,皇帝综六术,颛顼命二正,自时厥后,尧钦历象,舜察玑衡,三统迭兴,代有损益,见于经传彰矣,而其法皆不传,若夫汉之太初,唐之大衍,元之授时,俱号近天元历,尤为精密,然用之既久,亦多疏而不合,盖积岁而为历,积月而为岁,积日而为月,积分而为日,凡物与数之成于积者,不能无差,故语有之曰铢,铢而称之,至石必谬寸,寸而度之,至丈必差。况天体之运行,日月星辰之升降,迟疾末始,有穷而度以一定之法,是以久则差,差则敝而不可用,凡历之立法,虽精而后不能无修改,亦理势之必然也。自汉以还,迄于元末修改者七十余次,创法者十有三家,至于明代,虽改元授时历,为大统之名,而积分之术,实仍其旧及乎,晚季分至,渐乘朝野之言,佥云:“宜改而西洋学者,雅善推步于时汤若望航海而来,理数兼畅谈,被荐召试设局粲,余众议纷纷,终莫能用,岁在甲申,朕仰?天,春诞受多方,适当正位凝命之时,首举治历,名时之典,仲秋🈷月朔日有食之,特遣大臣都率所司,登基测验其时,刻分秒,起复方位,独兴若望欲奏者,悉相符合,及乙酉孟春之望再验月食,亦纤毫无变,岂非天生斯人以待朕创制立法之用哉,朕特任以司天造成新历,敕名“时宪”,颁行还适,若望素习忝西之教,不婚不宦,只承朕命,勉受乡秩,荐历三品,仍赐以通微教师之名,仕事有年益勤,厥职都城宣武门内乡有祠宇,素祀具教中所奉之神,近复取锡赍所储而更新之,朕巡行南苑,偶经斯地,见神之仪貌,如其国人堂牖器饰如其国制,问其几上之书,则曰:此天主教之说也。夫朕所服膺者,尧舜周孔之道,所请求者隋一执中之理,至于玄笈贝文所称道德,楞严诸书,虽尝涉猎而旨趣茫然,况西洋之书,天主之教,素未阅览焉,能知其说哉,若望入中国已数十年而能守教奉神,肇新祠宇,敬慎蠲洁,始终不渝,孜孜之诚,良有可尚人臣怀此心,以事君未有不敬其事者也,朕甚嘉之,因赐额名曰“通微嘉境”而为之记铭曰“大圆在上,周回不已,七精之动经纬,有理庶绩百工于焉,终始有器有法,爰觐爰纪,惟此近臣西国之良测天治,历克殚其长敬业奉神笃守弗忘,乃陈仪象,乃构堂皇,事神尽虔,事君尽职,凡尔畴人永斯,钦式天主堂在宣武门东,构于西洋利玛窦,自欧罗巴航海九万里入中国。崇奉天主所画,天主乃一小儿,妇人抱之,曰“天母”其手臂耳鼻,皆隆起,俨然如生人所印书册,皆以漆革护之外用金银屈成钩络所制,有简平仪、龙尾车、沙漏、远镜、候钟、天琴之属。
春明梦馀录
松江府行县牌面
为圣主远念海疆等事。本年七月二十日奉布政司杨,宪票开,奉总督部院常、奉松江都院吴宪牌,内开:康熙五十六年七月初四日,准礼部咨前事等因到院,合就抄粘行司,仰府即将天主一教立?入教,再行严禁,缘用移行,大小衙门,一体切实奉行,出示晓谕,仍将行遇缘由呈覆,等用。奉此合亟抄咨,转行为此,仰县官吏查照,宪行部文事理,即将该县境内天主教堂于何年月日立行教,是否南怀仁派,有无给票编号,款式存记,立即查明,确报显取存票 送验以冯,分别禁详覆事关,奉旨遵行。业仲,毋得泄视迟延,取咎该承,毋许籍端差忧致干察究末。计抄粘。部为圣旨远念海疆等事,准兵部咨称本部,送兵科抄出,该本部议得广东碣石总兵官陈昂奏称,天主一教设自西洋延及吕宋,今各省设堂,招集匪类,此辈恶心匡测,目下广成设立教堂,内外补满,加以同类,?船业集安知不尽交通,阴谋不执,伏乞严敕,早为禁绝,毋使滋蔓等语,业查康熙八年会议,天主教一事,具奏奉旨,天主教除南怀仁等,照常自行外恐,直隶各或复立堂入教,仍着严行晓谕禁止,钦此。四十五年,奉上谕,永不回去的西洋人等,写票,用着内务府之印,给发票,上写着“西洋某国人年若干,在其会来中国,若干年用不复回西洋,来京已经朝觐,陛见为此给票”,兼满汉字,将千字文编成号数,挨次存记,将票书成款式进呈,钦此。在业但年久法弛,亦来可定,应行八旗、直隶、各省并奉天等处,惧再行严禁可也等因。康熙五十六年四月十二日题,本月十四日奉旨依议,钦此。抄出到部,烦为通行八旗直隶各省并奉天等处,一体钦遵施行。等因。到部相应移咨该抚,转行大小衙门,一体钦遵施行。
请遣还大西洋国人利玛窦疏(参六二十七张 见明名臣奏议选)朱国祚
会典止有西洋锁里国,无大西洋具真伪不可知,又寄居二十年方行进贡,则与远方慕义,特来献琛者不同,且其所贡天主及天主母图,既属不经而所携又有神仙诸物,天既称神仙,自能飞升,安得有骨?则唐韩愈所谓凶秽之馀,不宜入宫,禁者也,况此等方物,未经臣部译验,经行进献,则内臣进之非,与臣等溺职之罪,俱有不容辞者,及奉旨送部,乃不赴部密译,而私寓僧舍,臣等不知其何意,但诸藩朝贡,例有回赐,其使臣必有宴赏,乞给此魁带还国,勿令潜居两京,与中人交往别生事端。
按国祚字兆隆,秀水人 官大学士,谥文恪 时洋人以方物进献,国祚上疏堂堂正论 与昌黎佛骨表同功。

继续阅读
本文由汉语基督教研究网[ChineseCS.cc]—汉语基督教文献馆[CCT.ChineseCS.cc]发布。该文章由本站收集、整理、录入!请勿他用,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