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堂夏相公圣名玛第亚回方老爷书

ChineseCS 5月 6, 202114:32:44
评论
20 2937字阅读9分47秒

赣州堂夏相公圣名玛第亚回方老爷书

Chinese Christian Texts from the Roman Archives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 Edited by Nicolas Standaert & Adrian Dudink, 2002,PROCURA GENERALIZIA DELLA COMPAGNIA DI GESU)

Vol.10,51(35-43) 赣州堂夏相公圣名玛第亚回方老爷书(夏玛第亚)

 

罪仆夏玛第亚,承谕祥查生祠故事。罪仆无书可查,因为兵乱散失。堂中又无古书。只得略述一二以复。

老爷之命,今据《白玉蟾集》中,所载《许真君传》。他说许真君,名逊,字敬之。河南许昌人也。移居江西南昌府。习邪法,点铁成金。仕晋为四川成都旌阳县官。旌阳县,即今德阳县也。百姓贫穷,无力完粮。他依邪法,点成银子,埋在园中。令百姓到园,锄土作池。百姓尽将银子搬回家中,完粮。县中瘟疫盛行,又依魔术,医人疾病。人人爱他。他要辞官。苦不肯留。百姓只得立他生祠。画他像貌,如他在县一般。又据《文行粹抄》中所载邵宝故事。曾做许州知州。极会做官。遇饥荒,开仓赈济。遇读书人,便教他读书作文。他爱百姓如子,百姓爱他如父师。因他升了官,免不得要往别处地方。百姓不忍舍他。立他生祠,奉祀他。又据《明朝通纪》上所载魏忠贤故事。魏忠贤是天启年间的太监。只因天启皇帝爱他,便做了掌印的太监。就把(p.37B)那奸邪的本事发出来。把皇帝的权柄,便执在他手中。害死了满朝的好官。那多不好的官,只是奉承他,还怕不合他的意。他的官位是有的,他的金银是有的,只是少了一个菩萨与他做。便有一个奉承人的李之才,做了皇陵指挥使,便替他上了本,称他爱恤小民,百姓要立他的生祠,报他的恩。天启是个昏君,便准了本。又赐仁溥两字的御扁,悬在他生祠中。后来大小官员,都学这个表样。顺天、南京、辽东、太和山、上林苑、山西、延绥、河南,到处立他的生祠。天启皇帝若不死,他的生祠立不了。及到天启七年,崇祯登位,便拿了两个监生。是要立他生祠的,坐了牢。崇祯又命,凡有魏忠贤的生祠,尽数毁拆。但是生祠的来历,没有查处。近时陕西西安府,有一个徐日久,极是博学的人。著了一部书,是《徐子卿别集》。他说生祠,不知从何而起。他既会著书,尚说没有查这根原处。孔明是后汉时人,那时既有生祠。这个生祠,想在春秋之时便有了。那时有个左丘明,是孔子的弟子,著了一部书,是《左传》。(p.38A)又著了一部书,是《国语》。《国语》中所载范蠡故事。助越灭吴,便去隐居。越王留他同享富贵。他不肯留,携妻子,不知何处去了。越王思念他的功劳,又不曾报得他。就用了上等的金,命臣人铸了他的像,自己日日朝拜他。又命大小官员,十日一遭,齐来朝拜他。那时范蠡尚未死,越王拜他如土神。当初既立这个像,不知安顿在何处。若有安顿这像处,便是生祠的根原了。又有唐朝一个韦皋,做了西川节度使。有大功劳。爱恤百姓,他在生时,百姓立像祀他。若有见了这个像的,没有一人不拜他。又有土神的根原。因为古书载了两句可疑的话头。如《周书·洛诰篇》所说“记宗功,以功作元祀”。后人不解这个意思,便疑祭这个许多功臣何用,想是人死便为神了。不知古人说话,原有深奥的意思。看他下节,又说,“乃汝其悉自教工”。[1]是他自己说明了意思。后人尚不达其意,总是不曾尽心读书。又有《礼记·祭意篇》,载了几句可疑的话。说道,“众生必死,死必归土”。又说,“其气发扬于(p.39B)上,为昭明”[2]。后人错解了书。便疑他说,善人死了为神,恶人死了为鬼。怎知他是把鬼神的表样,勉人从善,莫从恶也。看他下节,又是自己说明意思。他说,“明名鬼神,以为黔首则。百众以畏,万民以服”。他既说出这个意思。怎么后人疑惑他?人死为鬼、为神,只因不会尽心读书。只是看见他上节,不曾看见他下节也。故说鬼神,原是周朝起的。说个鬼神不了,就有一个好妄为的。做了一部《封神传》[3],讲说多少土神的话题。说这土神,起于周朝,都是好人,死后做的。因为太公,帮武王取了殷朝的天下。那多战阵死亡的,都是菩萨出身,都要封他做个土神。据此,便说是土神的根因。中国尊崇土神,尚为次着。只是佞佛希仙。最是中国可恶事情,阻碍天主正路。佞佛尤为可恶之甚。若要中国,圣教大行,必须先攻妖佛。无奈圣教中,没有一人,敢与妖佛作对头者。惟有利玛窦老爷,是爽快的。看他回复虞吏部书[4],真个像似下了战书一般。若是利老爷尚留世间数年,妖佛舍卫城,必定被利老爷推倒。舍卫(p.40A)一倒,中国灵魂,孰不思想一个依靠,必须依靠天主。阻碍既除,道路自开,推倒舍卫城。圣教便行于天下。这等易事,怎么不行。莫说妖佛难除也,利老爷言,“舍卫虽坚,恐未免贫固为名也”。舍卫的城,像似什么,像似纸糊、篾骨做成的。外面好看,不中用也。内中脆薄难堪矣。道理尽是歹的,没有一句好。说不尽,只将他一两句,告闻老爷台前。妖佛教人,轻贱父母,并敢教人谋反大逆。他《楞严经》三卷中,曾说“妙明真心”,要把父母所生的身,像似虚空中。一点微尘一般。这样看得轻贱,是把父母生我的恩情,都没有了。既是忘恩负义。他《楞严经》六卷中,又说,“若诸众生,乐为人主,我于彼前,现人王身,而为说法,令其成就。”是说,若还有人,要做皇帝,妖佛便有法术,自变做一个皇帝,到他跟前,与他讲说谋反的事,帮他做得皇帝,包管他成就得这项事情了。看这邪言,真个教人谋反大逆。若是妖佛,是个正人,怎敢轻易许人,这样凶悖。若是佛法是个正法,怎(p.41B)敢引人起这个邪念?只将这两句言语,便知舍卫脆城,易得打破,易得推倒。不消费力,只用几个指头,一按便倒。这等易事,圣教中人,怎么不行。况有全能大主,帮助我等,易得成功。全能天主,无有莫能行之行。况兹易事,怎敢哑口无言?怎肯与妖佛,同享太平?打和局耶?怎容罢手,怎容罢手?兹承老爷,热情如火,祥查中国故事,切救中国灵魂,要把中国现成的道理,祥对中国人讲求。易得明晓。一如圣保禄宗徒,只把我等所不知的大主之庙,引动外教人的心。又如圣女嘉大利纳,对五十学士,讲土神,引动人心,识认天主,易信易从也。令我罪仆,冷心亦热,故敢剖开此心,送献老爷。专心恳求,或著一部辟佛之书。或肯寄书南老爷。将此妖佛悖谬事情,奏知朝廷,殄除佛教,广赦灵魂,罪仆死亦安心矣。惟望老爷,赦我罪仆覼缕之罪。

[1] 参见《尚书·洛诰》原文是:“周公曰:‘王肇称殷礼,祀于新邑,咸秩无文。予齐百工,伻从王于周;予惟曰:庶有事。今王即命曰:‘记功,宗,以功作元祀。’惟命曰:‘汝受命笃弼;丕视功载,乃汝其悉自教工。’孺子其朋,孺子其朋,其往。无若火始焰焰,厥攸灼,叙弗其绝。厥若彝及抚事。如予惟以在周工,往新邑。伻向即有僚,明作有功;惇大成裕,汝永有辞。’”

[2] 参见《礼记·祭义第二四》原文是:“宰我曰:‘吾闻鬼神之名,而不知其所谓。’子曰:‘气也者,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合鬼与神,教之至也。众生必死,死必归土:此之谓鬼。骨肉毙于下,阴为野土;其气发扬于上,为昭明,焄蒿,凄怆,此百物之精也,神之着也。因物之精,制为之极,明命鬼神,以为黔首则。百众以畏,万民以服。’”

[3] 即《封神榜》。

[4] 应该是利玛窦《拟复竹窗天说》。

继续阅读
本文由汉语基督教研究网[ChineseCS.cc]—汉语基督教文献馆[CCT.ChineseCS.cc]发布。该文章由本站收集、整理、录入!请勿他用,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