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疑

ChineseCS 清初天主教评论344字数 5771阅读19分14秒阅读模式

考疑

Chinese Christian Texts from the Roman Archives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 Edited by Nicolas Standaert & Adrian Dudink, 2002,PROCURA GENERALIZIA DELLA COMPAGNIA DI GESU)

Vol.11,72(217-234)考疑(严谟)

考疑

 

据引证诸条,皆疑祭祖有求福之事、有来食之事,今依条考之。

 

“祭有祈焉,有报焉,有由辟焉。”[1](见《礼记·郊特牲》篇)宋陈皓注:“此泛言祭礼又有此三者之例。如《周礼》所云‘祈福祥,求永贞’[2],祈年于田祖。”《诗》言“春夏祈谷之硕”,是祈也。报谓获福而报之,祭礼多是报本之义,由用也。辟,读为弥。如周所谓弥灾兵,远罪疾之类。由弥者,用此以消弥之也。严陵方氏曰:欲彼之有予也,故有所以求之。若噫嘻祈谷于上帝。载芟之祈社稷之类,是也,因彼之有施也,故有报以反之。若丰年之秋冬报,良耜之秋报社稷,是也。《周礼》注曰:“天所佑为福。福所化为祥。历年之谓永。正命之(p.219B)谓贞。”

据注所历引,皆是说祈报于上帝百神,无有言祖宗者,不可以证祭祖之有祈也。盖古人明知有上帝,又知有司理之百神,年谷与凶灾。报而祈焉。亦其宜也。不可以概凡祭必皆有此三者之事也。夫祭之名,上下通用,不过杀牲享祀便名祭已。非必有祈报三者,而后名祭也。古人祭祖,止是用生人之礼,以待死人,以明其不忍死其亲之心而已。故如馈食,荐酒,肆祼,将币,作乐,趋拜,酬酢,祝庆等,一一是生人享宾客之礼,奚依生人爵秩。一事不敢增损,非谓祖宗神明,能主宰祸福,而特创此礼以尊崇祈求之也。焉得以祭上帝百神有祈报之(p.220A)文而概之。

 

“君子曰:祭祀不祈。”[3](见《礼记·礼器》篇)注:“祭有常礼,不为祈私福也。《周礼》有祈福祥之文,皆是有故则行之。不在常祀之列。据此,则上帝百神之常祀,亦无祈矣。何况祭祖,且大文明说不祈,不必他证。”

“群公先正,则不我助。父母先祖,胡宁忍予。”[4](见《诗·大雅·云汉》篇)朱子注:“此周宣王忧旱之诗。群公先正,言其不见助。父母先祖则以恩望之矣。所谓垂涕泣而道之也。”

据诗乃宣王忧旱之诗,非祭祖之诗也。其诗首言昊天上帝,则不我遗。后言群公先正。云云。盖其忧旱之极思。祈于上帝,遍于百神,又并(p.221B)呼先祖先神而告之,亦其情之不能自已者也。盖周人思其先祖在天,灾难之际,望其有助耳,不关于祭也。

 

“有祷焉祭之,无祷乃止。”[5](见《礼记·祭法》篇)原文:“去祧为坛,去坛为墠,坛墠有祷焉祭之,无祷而止。”注:“去祧为坛者,言世数远,不得于祧处受祭,祭之则为坛。其又不远者,亦不得于坛受祭,祭之则为墠。然此坛墠者,必须有祈祷之事,则行此祭。无祈祷之事,则止。终不祭之也。”

据此乃言远祖无祭之礼,必逢变故祈祷之时,方祭及之。非说凡祭皆祷,不祷则不祭也。但所谓有祷之时者,令不可考。或者如云汉之遇旱,祈于上帝,遍于百神。此时宗庙亦致祭乎。盖既已有事于天于(p.222A)神。宗庙亦不得勤然,故并祭之。此时连远祖暨及之乎?然此乃古帝王之旷礼,今人家岂有此等祭?

 

“神之弔矣。诒尔多福。”[6](见《诗·小雅·天保》篇)朱注:“人君以鹿鸣以下五诗燕其臣,臣受赐者,歌此诗以答其君。弔,至也。神之至矣。犹言祖考来格也。汉郑氏笺曰:云神至者,宗庙致敬,鬼神者矣,此之谓也。”

据此诗乃人臣颂君之诗,非祭祖之诗也。其诗首言天之福君,保定。孔固,单厚,多益,戬谷,声宜,百禄,遐福,后乃言用先祖。卜其万寿,诒其多福,总致其爱君之词而已。其立言之先后轻重,亦非无别。先天而后祖,非不知福之原也。卜字,注解曰期也。诒字,注解曰遗也。期与遗(p.223B)即加之祖,亦非僭也。弔字,注解曰至也。又云,犹言祖考来格。(句出《尚书》)也。所以明鉴格之至即谓至也。非真至也。郑氏解至之义,引宗庙致敬,鬼神著矣(出《礼记》)之语,亦明其非真至也。其意云,祖宗无至,诗何以称至?盖如《礼记》所云,致愨则著之意,故称至也。观此,则鬼神无至,古礼先儒皆已明明说出矣。且此亦臣下颂祷之言,非祭祖之言也。

 

“神嗜饮食,卜尔百福,求赐尔锡尔极,时万时亿。”[7](见《诗·小雅·楚茨》篇)朱注:“此述公卿有田禄者力于农事。以奉其宗庙之祭。祝致神意以嘏主人曰,尔饮食芳洁,故报尔以福禄,尔礼容荘敬,故报尔以众善之极。无一事而不得乎此。”《少牢》嘏词曰:“皇尸命工祝,承致多福,无疆于尔孝孙,来尔孝孙,使(p.224A)尔受禄于天。宜稼于田,眉寿永年,勿替引之。”[8]

据此诗乃述公卿奉宗庙之祭。少牢乃大夫祭礼,则似祭祖有涉言福之事在此矣。然此乃祝人传尸之意以嘏主人,亦非主人祭祀自有求福之举也。古人凡相见饮酒,皆互相祝福。如万寿无疆,眉寿永年,以介景福之类,诗中不可胜数。(《南山有台篇》,燕享宾客之诗曰:“乐只君子,万寿无期,万寿无疆。”[9]《蓼萧篇》,天子燕诸侯之诗曰:“万福攸同”[10]。《行韦篇》,燕父兄耆老之诗曰:“寿维考祺,以介景福。”[11]《既罪篇》,父兄答君之诗曰:“君子万年,介尔景福。”[12]《瞻彼洛矣篇》,诸侯美天子之诗曰:“福禄如茨。”[13]《桑扈篇》,天子美诸侯之诗曰:“万福来求。”[14]《七月篇》,豳民爱君之诗曰:“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15]《甫田篇》,公卿美农夫之诗曰:“农夫之庆,报以介福。万寿无疆。”[16]不论上下贵贱相见相祝,常用此语。岂生人亦能降福乎?不过为祝颂之常谈而已。)今尸代祖宗与主人互相酬酢,其相称愿。亦犹是也。如《凫(p.225B)鹥篇》,主人燕尸,则祝尸曰:“公尸燕饮,福禄来成,福禄来崇”[17]等语。今尸嘏主人曰:受禄,宜稼,眉寿,等语。亦如《假乐篇》,尸答君曰:“假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18]之意。此不过行平日饮酒之常礼而已,设使祖宗在日,与子孙饮酒,亦如此相祝愿也。无足异也。其曰神嗜饮食者,非神能饮食也。盖古人以尸当神也,凡诗中称神饮食醉饱,皆言尸也。其曰卜者,《天保篇》注曰:期也,期望之词也。非彼能降之福也。其曰锡者,亦如泮水篇,言鲁侯幸学饮酒曰:在泮饮酒,既饮旨酒,永赐难老之锡而已。夫饮酒则谁锡之也?或疑少牢曰:使尔(使字)为僭,不知使字非使令之使,乃异愿之使,如齐桓公乞(p.226A)言于麦丘之老,其老曰:使君无得罪于群臣,百姓,亦愿词也。岂麦丘老人能使齐桓公哉!且受禄明言于天,则非僭天降福之权矣。如是即虽于祭中百言福,亦何妨也。古人立言行礼,皆未尝有谬。宋儒每事,动遵古礼。《家礼》于祭末,亦立饮福受祚一条,以仿少牢祝嘏之文。但以无尸可称,易皇尸二字为祖考,已非少牢原文。然亦非谓祖考降之福也。观其馂馀一节,子弟献酒于尊者,祝曰:“祀事既成,祖考嘉飨,伏愿某亲,备膺五福,保族宜家之语。”词无溢美,亦不过言生人所愿而已。且韩魏公家祭云:“凡祭饮福受祚之礼,久已不行。”观此语,则今人亦无此祝嘏主人之一节矣。亦不得为祭祀求福实证也。(p.227B)

 

“来假来飨,降福无疆。”[19](见《诗·商颂·烈祖篇》)注:“此祀成汤之乐。”

首章曰:“嗟嗟烈祖,有秩斯祐,申锡无疆,乃尔斯所。”注:“言嗟嗟烈祖,有秩秩无穷之福。可以申锡于无疆。是以及于尔今王之所,尔备其祭祀。丰城朱氏曰:成汤以盛德而受天命,故有秩秩无穷之福,可以申锡于无穷。尔后人所以得入烈祖之庙。以奉烈祖之祭者,是即其福之所及也。”

次章曰:“既载清酤,赉我思成。”注:“言其载清酒,尔与我以思成。《礼记》斋(因哉)之日,思其先祖居处,笑语,所乐,所嗜。祭之日,僾然有见其位,肃然忾然有闻其盛,此之谓思成。苏氏曰:其所见闻,本非有也。生于思耳。盖斋(p.228A)而思之,祭而如有见闻,则成此人矣。”

本章曰:“约軧错衡,八鸾鸧鸧(诸侯所乘之车),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广也)将(大也)。自天降康,丰年穰穰(多也)。来假来飨,降福无疆。”注:“言助祭之诸侯,乘是车以假以飨于祖宗之庙也。言我受命既广大矣,而天降以丰年黍稷之多,使得以祭也。假之而祖考来假,享之而祖考来享,则降福无疆矣。”黄氏佐曰:“汤之得天如此,庶几祖考来至而享之也。”然亦未敢必之词。苏氏辙曰:“唯未敢必。”下章又云:“其尚愿予烝尝哉。”皆不敢必之词。东莱吕氏曰:“丰年穰穰,言时和岁丰,祭礼待成。所谓可以备物者也。”

据此诗为祀成汤之乐,所言之福。不过言汤既受天命,得有天下。世(p.229B)世传于子孙,子孙得以常守祭祀,此便是福。故首章言有秩之祐,申锡无穷。末章言降福无疆。同一意也。注云,则降福无疆矣。兀然一句,亦是说承天之康,得以祭祀,便是福也。非外此别有福也。东莱曰:时和年丰,得以备物,此与《礼记》所谓贤者之祭也。必受其福,非世所谓福也。福者备也。备者百顺之名也。无所不顺之谓备。上则顺于鬼神,外则顺于君长,内则孝于亲,如此之谓备,之意同。盖上天降康,诸侯来同祀事告成。岂非备乎?古人言福大概如此而已。何谬焉?或曰来假来飨,谓祖考有来至来食,大不当。夫谓祖考真来至来食,诚不当。然上章既曰,思成矣。思至于如见如闻,如在清酤之前,岂得无(p.230A)用一二影响至止饮食之字目耶?夫无形渺茫难通,每藉有形之事以表著之。立言多不免此。在读书者善会其意耳。如吾圣教经中,以有形寓言无形者甚多,读者不误,以其原理著明也。今本篇纔明说思成。《礼记》明说未有见其飨之者,则此有用来假来飨字目,亦皆统于思成之义矣。不患后人误执之以为真也。郑笺汉儒,去古已远。尚知解来假即致敬,则著之义,则来飨义,亦同矣。宋儒黄佐、苏辙细绎上下文语气,亦皆为以未敢必之词,况鬼神之知,无分远近。知之亦可云来假。鬼神之飨,不在食味,鉴之亦可称来飨。何必拘拘也。又此句来假来飨,注解为祖考来假飨,愚以为未必然。试读本章上文,(p.231B)曰:“诸侯约軧错衡,八鸾鸧鸧,以假以享。”继之曰:“我受命溥将。自天降康,丰年穰穰,来假来飨。”则此假飨相连焉,知非说诸侯之假享。且下篇玄鸟四章曰:“四海來假,來假祁祁。”辅氏曰:“言四海之远,诸侯无不来至。”《挞武篇》二章曰:“自彼氏羌,莫敢不来享。”[20]苏氏曰:“虽氏羌之远,犹莫敢不来朝。“观此上下诸篇章,来假来飨,皆是说诸侯。又何以知此句确是说祖宗也。焉得以此一处疑文,而概议祭祀全议也。总之《诗经》乃歌咏之文,与记事之文不同。记事者,直书其事。歌咏者,颂扬揄美,咏叹淫溢,比仿寄托为多,有取词在此,而寓意在彼者,以待善会者之自得。孟子曰:“说诗者,不以文(一字)害辞(一句),不以辞害意(全意),以意(我之(p.232A)意)逆(迎之)志(诗之志),是为得之。”[21]故凡诗中之字句,不得拘拘执定也。况后儒去古极远,所解字句,未必一一与古人相合者乎?

 

此书乃呈进于罗欧二老师者,已蒙采取录寄万夏二老师。谨将原稿呈览,以便采择。

 

闽漳严保琭谟识。(p.233B)

[1] 参见《礼记·郊特牲第十一》:“祭有祈焉,有报焉,有由辟焉。齐之玄也,以阴幽思也。故君子三日齐,必见其所祭者。”

[2] 参见《周礼·大祝》。

[3] 参见《礼记·礼器第十》:“君子曰:祭祀不祈,不麾蚤,不乐葆大,不善嘉事,牲不及肥大,荐不美多品。”

[4] 参见《诗经·大雅·荡之什·云汉》:“旱既太甚,则不可沮。赫赫炎炎,云我无所。大命近止,靡瞻靡顾。群公先正,则不我助。父母先祖,胡宁忍予?”

[5] 参见《礼记·祭法第二三》:“去祧为坛,去坛为墠。坛墠,有祷焉祭之,无祷乃止。去墠曰鬼。诸侯立五庙,一坛一墠。”

[6] 参见《诗经·小雅·鹿鸣之什·天保》:“神之吊矣,诒尔多福;民之质矣,日用饮食。群黎百姓,遍为尔德。”

[7] 参见《诗经·小雅·谷风之什·楚茨》:“我孔熯矣,式礼莫愆。工祝致告,徂赉孝孙。苾芬孝祀,神嗜饮食。卜尔百福,如几如式。既齐既稷,既匡既敕。永锡尔极,时万时亿。”

[8] 参见《仪礼·少牢馈食礼第十六》:“卒命祝,祝受以东,北面于户西,以嘏于主人,曰:‘皇尸命工祝,承致多福无疆于女孝孙。来女孝孙,使女受禄于天,宜稼于田,眉寿万年,勿替引之。’”

[9] 参见《诗经·南有嘉鱼之什·南山有台》:“南山有台,北山有莱。乐只君子,邦家之基,乐只君子,万寿无期。……”

[10] 参见《诗经·南有嘉鱼之什·蓼萧》:“……蓼彼萧斯,零露浓浓。既见君子,鞗革冲冲,和鸾雝雝,万福攸同。”

[11] 参见《诗经·生民之什·行苇》:“……曾孙维主,酒醴维醹,酌以大斗,以祈黄耇。黄耇台背,以引以翼。寿考维祺,以介景福。”

[12] 参见《诗经·生民之什·既醉》:“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13] 参见《诗经·甫田之什·瞻彼洛矣》:“瞻彼洛矣,维水泱泱。君子至止,福禄如茨。韎韐有奭,以作六师。”

[14] 参见《诗经·甫田之什·桑扈》:“……兕觥其觩,旨酒思柔。彼交匪敖,万福来求。”

[15] 参见《诗经·豳风·七月》:“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四之日其蚤,献羔祭韭。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16] 参见《诗经·甫田之什·甫田》:“曾孙之稼,如茨如梁;曾孙之庾,如坻如京。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黍稷稻粱,农夫之庆。报以介福,万寿无疆。”

[17] 参见《诗经·生民之什·凫鹥》:“凫鹥在泾,公尸来燕来宁。尔酒既清,尔殽既馨。公尸燕饮,福禄来成。……”

[18] 参见《诗经·生民之什·假乐》:“假乐君子,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

[19] 参见《诗经·商颂·烈祖》:“嗟嗟烈祖!有秩斯祜。申锡无疆,及尔斯所。既载清酤,赉我思成。亦有和羹,既戒既平。鬷假无言,时靡有争。绥我眉寿,黄耇无疆。约軧错衡,八鸾鸧鸧,以假以享。我受命溥将。自天降康,丰年穰穰。来假来飨,降福无疆。顾予烝尝,汤孙之将。”

[20] 参见《诗经·商颂·殷武》:“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21] 参见《孟子·万章章句上》:“故说诗者,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以意逆志,是为得之。如以辞而已矣。”

继续阅读
本文由汉语基督教研究网[ChineseCS.cc]—汉语基督教文献馆[CCT.ChineseCS.cc]发布。该文章由本站收集、整理、录入!请勿他用,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支持!
庞迪我、熊三拔:《具揭》 明末天主教

庞迪我、熊三拔:《具揭》

 上海大学硕士研究生王敏仪整理、录入   具揭:龎迪峩、熊三拔等揭將利瑪竇等入貢住居等項緣由,逐一開具于後。 謹按利瑪竇,自萬曆九年,偕同伴數拾人,航海九萬里,觀光中國。初至廣東,蒙總督軍門...
李祖白:《天学传概》(含黄鸣乔:《天学传概》、杨廷筠:《鸮鹜不并鸣说》、张星曜:《钦命传教约述》、佚名:《各省堂志》等) 明末天主教

李祖白:《天学传概》(含黄鸣乔:《天学传概》、杨廷筠:《鸮鹜不并鸣说》、张星曜:《钦命传教约述》、佚名:《各省堂志》等)

上海大学历史系研究生王艺录入、整理 天学传概序 自天地之心见,而后君师之道兴。帝王之所以为治,圣贤之所以为学,未有不本乎天者也。黄轩迄今,世无异治。而教统一裂,人自为学,家自为师,若水火之不相谋。要无...
各省堂志 明末天主教

各省堂志

各省堂志 上海大学历史系研究生王艺录入 北京在宣武门内东首(即顺城门)1650年汤若望建南堂;又堂在皇城西华门内光明殿上首蚕池口,1303北堂 ,法籍耶稣会士;东堂在碑亭巷,利玛窦时之东堂。 南京在旱...
钦命传教约述 明末天主教

钦命传教约述

钦命传教约述 上海大学历史系研究生王艺录入 天主者,生天生地生神生人生物之大主宰也。自开辟以来,人皆尊奉即吾儒五经所摭称上帝是也。黄帝时文明大启作合宫之祀焉。成汤诞告四方有云维皇上帝降衷于下民,若有恒...